好幾次在開店前整理花園時,聽見路過的人談論著這神秘的、圍繞著植栽的轉角空間,葫盧裡賣什麼藥?

他們往往在看到店名「小聚場」後,人群中總有個人聲說:「啊,是表演空間吧。」「啊,是表演空間吧。」
這話每次聽見都會心一笑。心想:「不算是,也算是。」於我而言,在小聚場發生的事物,和在劇場發生的故事,有高度的相似性。
這令我想起國際劇場大師彼得.布魯克(Peter Brook)充滿各種各樣的「為什麼」為主題的劇作《何以如是》(Warum Warum *德語的“為什麼”),劇中女伶不斷地自我探問,也丟了大把問題給觀眾,為什麼需要劇場?為什麼需要看戲?只可惜當時我年紀輕,尚沒緣份親臨劇場觀賞,但閱讀《何以如是》的劇本,發現那深刻、精采的文字提出的問題背後的本質,就是我們每個人都正經歷著的,更是我心目中小聚場存在的「何以如是」--為什麼在小聚場可以嗅聞到百種植物靈魂?(不只是因為我們是肯園實體店)
為什麼在小聚場花園要種各種香草植物? (因為芬芳美麗背後還有……)
為什麼一家精油實體店,有飲料可喝,有輕食可嚐?(當然不是因為這樣很賺)
為什麼小聚場有辦不完的活動,即便有時參加人數寥寥,還堅持辦下去?(當然不是被逼的。)
為什麼這裡除了實用型精油講座,還有各種莫名所以、不那麼實用主義的活動,比如一場集結創作者的小市集,比如對外免費的香氣餐酒派對? (因為……)回答這些之前,

先截錄一小段《何以如是》劇本如下:早餐時間
有個自稱為母親 的女人為我斟上熱巧克力
並且給我麵包與奶油…在麵包上─塗上─奶油…
從外到裡然後又接續一陣不知所以─
誰在飲酒…
誰在吃食…誰正喝下什麼?
誰將什麼吞下了?誰在那裡呼吸? 「我」住在哪裡?因我存在,故我在
或者因為我不存在?噢你,我的莎士比亞!
我只有在遊戲時,才像活著為什麼?在劇中,飲酒、吃食、斟上熱巧克力、在麵包上塗奶油、呼吸,每個動作皆使人注意到「我」是誰、我住哪裡、我存在,或不存在。為什麼呢?揣想是因為人活著的每一刻思想、語言和動作,與各種感官相繫並緊密地與當下相連,令我們有了「活著的感覺」(在活著裡面意識到活著,好有趣啊!),而開始意識到自己是誰。接著,劇本行走至此,丟出一個疑問:「我只有在遊戲時才像活著,為什麼?」

這個問題拋出擊中我心!當我們把「遊戲」這個詞的意義放在生活裡,意味著無限敞開、放鬆、享受、玩樂,但不隨便,並且活在當下。那麼小聚場的存在和劇場大師探問的劇場意義,我私自認為,幾近是同一回事啊。
我在店裡時常感覺到工作是遊戲,遊戲也是工作(當然,是認真地遊戲。)。
平時我會採花園的香草做點心,八月桂花盛放時釀桂花糖,咖哩葉長得太猖狂時剪下來泡酊劑,紫蘇茂盛時節採來剁碎拌飯……

這幾年和主廚yeliz 更在小聚場嘗試過許多次餐酒派對、香氣便當、蔬食套餐、烘焙/料理課程,這一切無論經歷幾次,仍能在製作料理的當下,感受到魔法般的體驗。
一次我們在廚房忙碌,聊起做菜這件事,yeliz 說她覺得做料理是十分接近藝術創作的過程,鍋具就像調色盤,你要嘗試組合出心目中的顏色,勾勒出未知的風景,這個過程是很好玩的。聽到這裡,我不禁想:「好玩的事情不就是遊戲?」然後我們把料理端上桌,人們吃食的時候,也像在玩遊戲時的反應:味蕾與嗅覺受到食物風味的刺激,有時眼睛會閃閃發亮,有時會大笑大叫,有時安靜無語默默說好吃,有時會舒服地想睡覺,當然也有少少時刻,皺眉、癟嘴,這個不愛。這些時刻,無論我們想不想,不管是透過做料理的手,還是吃食物的口,都會察覺到當下「活著的感覺」。

另有幾次為手法班設計的前導課程,本質上也是同一回事。前導課是在學員正式進入學習一套按摩手法之前,小聚場會負責設計能引導學員開啟感官的體驗活動,其實說白點就是在玩遊戲。在前導課前,我會先給芳療師施作按摩手法在身上,再找尋觸覺經驗與其它感官經驗的連結,舉例像是有個手法對我來說很像鳥兒在我身體上跳躍飛翔,我便設計了跳跳糖和西瓜片組合而成的小點心,吃進嘴裡即感受到唇齒之間像是有著十來隻小麻雀亂竄玩耍!另一個手法施作在筋膜與肌肉之間,我感覺自己像是一顆麵糰被芳療師溫柔的雙手揉捏、摺疊、延展,後來便在前導課上讓學員揉麵糰。這些看似和按摩沒有直接關係的遊戲,常常讓學員的臉上流露出小孩子的表情,眼睛會亮亮的,說出:「好有趣喔」、「原來是這種感覺」、 、「第一次這樣做」、「啊哈!」……這些時刻,皆是小聚場存在的「何以如是」!

小聚場的無形內在是包含著一個小劇場的,在劇場發生的事,是人的故事,展現人活著的模樣,音樂、燈光、聲音、氣味……各種感官同時引導觀眾身在其中去經驗「活著的感覺」,我們在小聚場做的是同樣的事情。我們每天都在店裡擴不同的精油的香氣、製作有植物風味的香氣飲品和甜點,我們開設各類課程工作坊,樂意嘗試與各種不同領域的人們合作,人與人的對話在這裡流轉。

我們為什麼這麼做?只是單純渴望創造一些時刻像是有小精靈拿著魔法棒,點了一下誰的心靈,那人的心就閃爍了一下,深刻地感受到活著,然後像沒事一樣地繼續下去。

接下來要和小聚場的物質形態說再見,小聚場無形的本質精神、「何以如是」則會留下來,和之後相遇的有緣人,一起感覺活著,一起遊戲,一起被小精靈點亮心靈,香香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