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我是肯園香氣Radio DJ Ryan,

每段感情,每段回憶,都有屬於他自己的一首主題曲,一抹香氣。
生離死別一直是人生中最難以忘懷的課題,我們努力記得每一段回憶,那怕時間久了剩下的只剩記憶,你是否也有深藏心裡的記憶呢?
讓我們一起收聽今天的香氣Radio,張惠妹——身後,跟著音樂聽故事吧!

最近整理房間時,翻到了幾本相簿,看著封面突然間好像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於是我停下手邊的工作翻開了佈滿灰塵的相本,一幕幕的回憶開始帶我穿越了時空,彷彿回到了那時候。

幾年前~
我:「您好,我是今天報到的新人,我叫Ryan,請多多指教!」
主管:「放輕鬆,今天你第一天上班,我帶你了解一下工作內容。」
我:「好,沒問題」這時放在桌上的電話開始震動
主管:「你可以先接沒關係。」微笑的看著我
我:「不好意思,沒事的我們可以開始了。」我看也沒看電話,果決的掛斷。

過程中手機在口袋裡不斷的震動、持續了五分鐘左右不停,掛了又打掛了又打,
這麼密集的電話,不禁讓我感到了一絲不安,趁著廁所的空檔看了手機的未接來電(二姊——未接來電18通,未讀訊息20則)

我:「喂,怎麼了,我今天第一天上班,有什麼⋯⋯⋯」話還沒說完就被電話那頭打斷。
二姊:「你為什麼⋯⋯⋯為什麼不接電話,為什麼你不接電話,嗚⋯⋯⋯」電話那頭二姐泣不成聲。
我:「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妳先不要哭啊,冷靜一下慢慢說」聽見二姐哭得這麼傷心我一時也有點慌了。
二姊:「嗚⋯⋯⋯LULU走了⋯⋯⋯LULU走了啦,嗚⋯⋯⋯」一瞬間我感覺我吸不到空氣。

LULU是從我國小二年級陪我長大的台灣土狗,算一算也已經14年了,小時候因為父母每天都早出晚歸,所以陪我最長時間的就是她,每天下課她就會在家等我回家,直到國中畢業後到外地唸書,跟她相處了時間越來越少,儘管如此每次回家時,她總是熱情地衝向我。
幾年前因為長腫瘤動了手術將卵巢切除,身體狀況就越來越不穩定,最後腫瘤擴散,卻因為年紀大了醫生評估可能無法撐過手術,所以就一直苦撐著直到今天。

一時間腦袋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只剩下二姊剛剛話不斷重複著。
我:「我知道了先這樣,我先上班,下班打給你,就著樣。」結束通話後也不知道怎麼走出廁所回到位置上,直到主管喊了我的名字才回神。我:「對不起⋯⋯⋯我台南老家裡出了點事明天需要請假回家一趟⋯⋯⋯」
主管:「沒事的,我再幫你跟老闆說一聲,需要幫忙別客氣。」語畢主管像是打氣般拍了拍我的肩膀。

打了通電話,跟家人說明天會回家。
媽媽:「你先好好上班,LULU的後事我跟你二姊會處理,現在就要送去火化了,你再找時間回家就好。」這時電話的那頭傳來二姐的哭喊。
二姊:「LULU火來了快跑快跑⋯⋯⋯嗚妳要趕快跑知不知道⋯⋯快跑⋯⋯⋯」聽著二姊聲嘶力竭的哭喊著,我心好痛但卻哭不出來。
電話就這樣默默地結束通話,怎麼回到家的我也不知道,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就這樣靜靜的任回憶在心裡留下無聲的淚。

當晚我做夢了,我夢到了LULU

『能不能答應我 臨別時候或許你就先走
徒留感傷就請你留給我 讓我面對你往後的寂寞
能不能答應我 分開時候放心回頭看我
讓我明白牽掛著你的手 鬆開後還能忍住淚向你告別揮手
記得你愛過 你要記得你愛過
記得你曾經走過 記得繼續向前走
記得我眼中 見過你停留
你的身影一直在我的世界裡駐守』張惠妹——身後

 

(汪~汪~)
我:「LULU⋯⋯⋯我就知道妳沒事,我一定會以後常常回家陪你,你不要嚇我了啦,嗚⋯⋯⋯」我邊哭邊往她的的方向跑去,但不管我怎麼跑,就是追不到她,儘管我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
幾天後主管看了我的狀態一直很糟,找了我面談。
主管:「你還好嗎?看你從那天之後就一直魂不守舍,我很擔心你。」
我:「對不起,我沒事⋯⋯⋯」強推出了勉強的笑容
主管:「好,你不想說我也不強迫你,但答應我,這支精油拿回去用個幾天,每一天一滴滴在掌心後抹在胸口然後放在鼻前做幾個深呼吸。」主管從背包裡遞了一隻精油給我。
我:「永久⋯花?沒關係啦,這樣我很不好意思」連忙將精油推還給主管
主管:「你如果真的不好意思,就照我的做,然後趕快振作起來,這可是芳香療法裡的療癒聖手呢!」像第一次見面時一樣拍了拍我的肩膀。
下班回家後,照著主管的說法使用,酸澀的氣味透過呼吸鑽進了心裡,好苦、好酸、好痛、好難過⋯⋯⋯幾個呼吸後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能不能答應我臨別時你或許就先走
徒留的感傷都留給我讓我面對你往後的寂寞
能不能答應我分開時候放心回頭看我
讓我明白牽掛著你的手鬆開後能拭去淚向你告別揮手
別急著答應我 難過的話現在不要說
好好享受安寧的溫柔
能不能答應我再見時候就別再認出我
別讓我承受牽過的你的手,再重逢已換作你向我告別揮手』張惠妹——身後

夢裡再次傳來LULU的聲音,這一次她不再讓我追著跑,而是乖乖地坐在我眼前
(汪汪~汪~)
我:「對不起啦,我都沒有好好陪妳⋯⋯⋯嗚,妳不要走啦」我抱緊她。
我:「LULU對不起⋯⋯⋯LULU⋯⋯嗚⋯」終於,在LULU走後眼淚開始失去控制的宣洩,也不知道哭了多久,LULU就是靜靜讓我抱著。
(汪~汪汪~)她舔了舔我滿臉,然後咬了顆球給我,我看了看球,又看了看她。
(汪~汪汪~)她等待著我將球丟向前方,但⋯⋯⋯我知道的是這次丟出去不會再有人興奮地咬著球回來了。
我:「要好好照顧自己知不知道!」(汪~汪汪~)像是聽懂一般,對我喊了喊就往光的方向跑去。
突然間似乎聽懂了從LULU的聲音,知道時間到了, 彎下身再次抱了抱她,然後用力將球丟向了充滿光的前方。

回憶告一段落,意識回到了現在,再一次打開了永久花的精油,再一次的深呼吸,少了當初的酸澀,多了一種水果般的香甜,看著照片我想LULU現在一定在哪裡開心的跑著吧!(汪~汪汪~)

每段感情,每段回憶,都有屬於他自己的一首主題曲,一抹香氣。
你是否也有深藏心裡的記憶呢?
我是香氣Radio DJ Ryan 我們下次見,晚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