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照片:https://unsplash.com/photos/Kwi60PbAM9I

我的大學時代多半是雨。

校園夾在山與河之間,往山裡面走是滿懷的濕氣,水氣足的時候容易起霧,路樹與山路都迷濛;往河邊走則是有風,汩汩水聲輕輕沖刷岸邊,聽著很容易忘記時間。
下雨的夜晚,我喜歡撐著傘沿著河堤,從山邊往市區走。雨夜特別適合獨行,河面反射路燈昏黃,再細小的波瀾都很明白;雨也讓河面上漲,一切都離自己更近,但步行又讓生活中的瑣事更遠,畢竟雨夜裡只需要數著橋面:過了一道橋就到新店、再過一道就是景美,我總對朋友笑說這一趟來回兩小時,就像「進城」。
出社會以後我離開山邊,搬進市區的邊緣,距離蛋黃區只有十分鐘的「蛋白區」。台北的雨還是下,但不如從前純粹,所以在我想念山邊的雨的時候,會取出心靈捕手與偏遠地區社工,用氣味把雨喚回來。
心靈捕手引夢,屬性已帶水質,氣味更像山裡沾在葉梢的雨水,輕輕抖動就整片落下來;而偏遠地區社工濃烈的土壤氣息,雖然氣息特別,不見得每個人都能接受,但卻能給人餘裕在繁忙的生活裡緩步慢行,支持我們以自己的節奏探索世界。心靈捕手多一點,再加一滴偏遠地區社工點綴,擴滿空間就像林間潺潺流過的小溪,化去生活中的燥動與煩悶,也能洗淨心裡頭的雜質,讓自己更能穩定、更能清澈。
如果你也想念雨,不如試試這樣的氣味,讓自己透明、乾淨,不被生活追趕,找回自在與從容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