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photo credit: Pásztor András 

自從當了芳療師,身邊的親朋好友除了警告我不准隨便離職,好幫他們預約療程和買好油之外,三不五時手機裡就會傳來各式各樣的簡訊,例如:

任職科技公司的某 B
我下周要去 XX 出趟急差,沒有半個月也有 10 天得耗在廠裡面,聽說現在那邊流感橫行。有沒有甚麼油可以避免中標,省得我到時候上得了飛機回不了家。

擔任設計師的某 J
最近案子多,公司人力的流動率又大,各種流言和派系鬥爭搞得我都不能好好作事,晚上好不容易躺上床又睡不著。妳有沒有甚麼油可以讓我晚上可以好好睡上一覺。

剛跳槽新公司半年的某 T
這半年感冒生病的頻率很高,每次病都拖很久,感覺還沒全好就又生病了。上次還連燒了三天呢!我沒有亂吃東西也有注意到保暖,但就是病到停不下來,這幾天又感冒了,可以幫我調個強身健體的油嗎?

收到這些簡訊真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大家都這麼信任我,連價錢都不問一聲的阿。憂的是中醫要望聞問切才能下處方,西醫也要驗血驗尿和量體溫。芳療師也沒有神到能隔空抓油啊!

所幸通常接連提出的求救訊息都有共時性,這三道簡訊都是:急、擠、繼的問題。急就是都等不得,沒時間慢條斯理的討論和選油。擠就是各案的身心得同時處理多方面與多變化的挑戰,繼則是前因後果相互為繼沒有好好處理都會帶來進一步更棘手的問題。

既然情況看起來是一團亂又充滿變數,第一步最好是請出具有多元芳香分子的精油們,再個別來談進一步的處理。

24137236635_6598f1c973_b

photo credit: AHeadman (http://www.flickr.com/photos/40611440@N00/24137236635)

 

這些精油分別是

  1. 羅文莎葉 —精油界的抗流感專家
  2. 岩玫瑰—抗病毒的植物界龍涎香,征戰無數且攻無不克。
  3. 橙花與羅馬洋甘菊—鎮靜止痛又安神,擅長安撫最纖細敏感的身體與靈魂。

首先,擔心中標的某 B 是未病(無法確知會不會被感染),焦頭爛額又失眠的某 J 是將病(睡眠不好又壓力大,接下來就是免疫代謝下降、消化出問題),而感冒不斷的某T是已病,而且陸陸續續病了半年。三個人在身體與心理上的需求不同,所以在使用劑量、頻率以及部位、方式也不一樣。

未病的 B,胸部用油,劑量 3%上下

以上複方+30 ml 金盞菊油,調製好一瓶金鐘罩…喔…不是,是防護罩用油。

每天早上起床,倒個5塊錢硬幣大小在手心,塗抹在胸口後再進行晨間盥洗。一天只需要使用一次,重在預防勝於治療。不過如果身邊圍繞著患病者,可以在回到宿舍時,立馬沐浴淨身然後再塗抹一次。

將病的 J,頭部與腹部用油,劑量 5%上下
5 ml 的以上複方+100 ml 瓊崖海棠油,調成一瓶無腦油…喔,不對,是放下頭腦用油。每次洗頭前在頭皮和肩頸塗滿油,仔細的按摩 5~10 分鐘,再用天然洗髮精或手工皂洗乾淨(對落髮與頭皮出油也有幫助喔!)。

沒有洗頭的日子就用按摩油塗抹在腹部後泡澡,好好安撫我們腹部裡面的腸道神經叢,這裡的神經傳導物質並不比大腦裡面的少,所以才會叫作腹部腦!不然為什麼我們一緊張壓力大都是先肚子痛呢?

16887302588_98acb06517_b

photo credit: Juha Kinnunen (http://www.flickr.com/photos/132641988@N08/27160799026)

 已病的 T,背部用油,劑量 10%上下,急性期胸線部位用純油。
2.5 ml 的以上複方用油+30 ml 聖約翰草浸泡油。剩下的2.5 ml保持純油不稀釋的狀態。感冒急性期的時候每 2 小時 3 滴純油塗抹或稍加植物油稀釋塗抹在胸口(大約 2~3 天)。每天晚上用稀釋好的按摩油從尾椎開始塗抹整個背部,直到感冒結束。等到症狀都確定解除了,再來調可以長期使用的提振免疫用油,同時要和他聊聊這半年的生活到底是如何讓身心破了這麼大一個洞,任疾病這樣自由進出。

18966432580_bd12a1c7ef_b

photo credit: Pittou2 (http://www.flickr.com/photos/93385899@N02/16887302588)

看到這裡,一定會有人問,這些精油到底是有甚麼了不起的成分,可以這樣用又那樣用,然後可以對這有效對那也有效。我只能說,可以遇到這麼求知若渴的讀者,真是太令人港動了。但我相信會問這個問題的讀者,家裡一定也都有本溫佑君老師的精油圖鑑。,資料齊全又不用繼續盯著螢幕傷眼睛。同時會發現,這個配方真的是精油中的奧運代表隊,每一位選手都是能打擊又擅長防守的全方位角色,才能用最多元的方式應付萬變的世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