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圖片:https://unsplash.com/photos/AsahNlC0VhQ

朋友小D 跟我同年出生,他的性格善良、長相不差,體格更因為長年規律運動保持得十分結實,但感情路一直走得非常坎坷。幾個女孩和他分手的藉口百百種,但追根究底原因只有一個:小D人實在「太好了」。

他曾因為女孩半夜喊餓,冒雨騎了半小時的車到台北另一頭的夜市,只為了帶回一碗藥膳羊肉湯;也曾經遭遇另一個女孩劈腿,他不生氣、不辯駁、不吃醋、不爭寵,只和女孩說「沒關係,妳慢慢想清楚,我等」。每一段感情對他來說彷彿都是天長地久,但也因此讓那些女孩覺得少了樂趣;她們起初因為小D的溫柔和他在一起,後來卻漸漸覺得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她說我這種像木頭一樣的人,永遠不可能了解她。」某一次的聚會裡小 D 難得向我們這群朋友大吐苦水,而損友們除了要他去廟裡求神問卜,祈求老天保佑以外,最後還是要我出馬,從芳香療法的角度看看有什麼可以幫上忙的地方。我隨手在包包裡翻找,抽出一瓶以桉油醇樟(羅文莎葉)、月桂、高地牛膝草、桉油醇迷迭香、豆蔻、穗花薰衣草、三葉鼠尾草調和的複方精油,遞給他,要他每天早上在喉頭及尾椎處各塗抹一滴,並且想像喉嚨和尾椎處彷彿有一條隧道連結起來,讓清涼的氣息從隧道中吹拂而過。

「每天只要三分鐘,你試試看吧,如果有任何效果你再跟我說。」我在飯局結束前囑咐小D,他反覆稱謝,說他回去一定認真塗抹。我也沒想太多,又一陣嬉鬧就和朋友們道晚安後返家。

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小D 突然聯絡我,告訴我精油的力量實在太神奇了,他從今以後要忠誠投入「精油教」的懷抱云云。原來上次聚會過後,他每天例行三分鐘儀式,後來又因為朋友的介紹認識了另一個女孩子。本來他因為過去不愉快的經驗,每次約會總是戰戰兢兢;「但某一個約會的早上我聞了那瓶精油以後,突然間覺得『好,應該來做自己了』」小D對我說,「結果當天晚上我跟她聊得非常盡興,我第一次在約會的時候覺得放鬆,也第一次感覺到原來不當好人也沒關係,也會有人愛我的。後來我跟她就順利在一起了。」

這一瓶複方精油中的月桂、豆蔻、高地牛膝草、桉油醇迷迭香、穗花薰衣草,都是芳療愛好者們以往喜歡拿來對抗流行性感冒,而比較少見的三葉鼠尾草精油能夠用來處理呼吸道以及病毒感染;但除此之外,我特別喜歡用這一瓶複方精油給小D這樣因為教養太好而不敢「輕舉妄動」的個案——他們的「好」都是理性構築起來的禮貌,而不是真正的理解或諒解。

因此,過去小D 那些帶著距離的善良都只是表演:面對突如其來的背叛,他還是怨懟;面對無禮的指使,他依然憤怒,這些情緒都真實存在,但他只是不說,久而久之就躲到「好人卡」的殼裡面,被形象給困住而缺乏改變的勇氣。

而這瓶複方精油可以溫和地幫助他們走出舒適圈,更重要的是讓他們好好表達、好好說清楚,而不是讓積累已久的火山突然爆發,反而容易傷及無辜。

從那之後,小D 的女伴還是換了好幾個,但原因都跟他的「好人卡」無關——他還是善良,還是溫柔,但他變得可以提出自己的需求,不再委屈求全,終於懂得怎麼把心中的念頭勇敢說出口。如果你身邊也有朋友在好人的形象裡進退兩難,不妨試試看這瓶複方精油清新爽利的氣味,來破除好人卡的詛咒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