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Canjune

生養小孩 絕對不會只有夢幻的一面 跟孩子相處 不會只有甜美可人的時光 也有非常生猛的那一塊 去年夏令營來了一位 […]

傳說 微風吹過西伯利亞之南,薩滿的鼓聲也乘著微風迴盪在西伯利亞寬闊的草原上,當你專注凝視草原時,也許可以有機會 […]

cover photo credit: Jangra Works   在今年療癒創傷工作坊中,透過五 […]

一年一度的店面周年慶即將開跑,誠摯邀請熱愛香氣的你,在芬芳的五月來到肯園小聚場和肯園香覺戲體,讓香氣為你的生命 […]

在踏上芳香療法的道路後,「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是最常出現在腦海裡的一句話。面對個案時我能夠客觀的找到問題所在,也 […]

親愛的,你問我,為何你嗅聞到永久花的香氣會莫名的潸然落淚, 而我只能誠實的告訴你其實我也不知道。 但是我的身體 […]

3月份以來科技業頻頻出現災情,如Google、Facebook的當機,讓關注星座及星象的鄉民們直呼水逆實在太可 […]

  「來,療程之前我們先來抽油,用右手抽三支。」 納悶的想怎麼客人又抽到同一支複方精油,這是我最近一 […]

暢銷書《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的作者近藤麻理惠,最近在 Netflix 上推出了全新的影集,歐美再度掀起一波 […]

像下半年網路上與食材關鍵熱詞大概非「蜂蜜」與「檸檬」莫屬了。 台北市長候選人大力推薦蜂蜜檸檬對皮膚的改善、國外 […]

在還沒踏入芳療圈之前的自己是最討厭玫瑰的味道的,總覺得玫瑰濃郁的像一個掛著大濃妝、穿著大蓬裙的中世紀女子,耳朵 […]

【20周年系列活動──Anius肯園台南期間限定體驗店, 6/23-7/1與香民相見歡!】 愛好肯園的朋友們大 […]

【新的自己】 新的一年又來了。 年初時我們總會許願—有人想著升官,有人念著發財;有人希望自己能夠再瘦一點,有人 […]

【香氣人生整理術】 2017年末,正是應該歡慶的時節,也是適合好好回顧這一年間各種酸甜苦辣的時刻—年初許下的願 […]

中醫學問中,每個季節對應一種顏色,每種顏色對應人體的五臟,冬季養腎,黑色入腎經又能滋養腎臟。這個月使用大量黑色 […]

每年此時,天氣轉涼漸漸入寒,也是盤點過去展望未來的時期。補足過去缺失的、打底未來將至的,在計畫上如此,在飲食上 […]

【我就要你好好的】 你說你太忙了,繁重的工作接踵而來、家裡的小孩還嗷嗷待哺,所以沒有時間照料自己。即使感冒了、 […]

 cover photo credit: akigabo 這麼一種說法,小孩就是父母的潛意識,透過觀察孩子的需 […]

10月精采課程都在這裡唷

友人麗莎訴說:她前陣子在網路上寫了一些心情記事,卻惹來一群「酸民」的謾罵,讓她非常傷心,之後試圖再多做解釋,卻 […]

這個月的香氣KO對象是魯蛇,也就是英文的Loser,或稱為屌絲、人生失敗組。 前陣子看了一部紀錄片,叫做「魯蛇 […]

今年的土耳其之旅有三分之二的行程都翻新了,其中一個重頭戲就是拜訪橄欖農園。我們以前都是在遊覽車上遠眺大片橄欖樹 […]

封面圖片:https://unsplash.com/photos/q5rP88HsYN0 這一陣子我分別和很多 […]

波西米亞人 KO 綠茶婊 好友蘇菲前陣子頻頻找我訴苦:實在受不了辦公室那位「綠茶婊」的女同事,明明很有心機,但 […]

《土耳其之旅  天菜導遊篇》

skype對象:

Omer:  肯園”御用”導遊,已經帶過四個肯園的土耳其團
(天菜導遊準備開唱。)

June :  歐瑪,今年你還會帶我們的團嗎?

Omer:    不曉得耶,要看到時候會不會撞團,再說,你們有我爸爸啦。

June :    但是你來我們還是會很開心的。就像去年那樣,你和胡賽因一起帶我們的團,陣容也太豪華了!

Omer:   其實我有點忌妒我爸爸,你們講一樣的話。

June :  哈哈哈,你是說拉丁學名喔。去年真是讓我們賺到了,胡賽因有森林工程學的背景啊。不過,你還記得艾瑪吧?她的名言是,渡輪一離開土耳其,就開始想念歐瑪。
(閱讀全文…)

(玫瑰花海)

閒聊對象:

Teresa:  肯園鐵粉  曾參加肯園的土希之旅以及普羅旺斯之旅

—–

June :  泰瑞莎,你對土耳其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Teresa:  是你講的玫瑰故事吧。我們去聖索菲亞大教堂時,你說攻破君士坦丁堡的哪個蘇丹,要讓這個基督教的殿堂改宗,就用玫瑰純露把整個教堂洗過一遍,我每次想到都還是會起雞皮疙瘩。

June :    的意思是…?

Teresa: 很震撼啊。然後你又說土耳其的血管裡流著玫瑰純露,我覺得這個講法也很神。

June :  我第一次去土耳其是2001年五月,在那以前我對玫瑰沒有什麼感情,尤其受不了情人節送玫瑰那種傻事。可是去土耳其的玫瑰田採過玫瑰以後,才明白為什麼大家說玫瑰是愛的氣味。 (閱讀全文…)

(在玫瑰中勞動的小男孩。)

採訪對象:

Attar 今年九歲,第一次去土耳其五歲,第二次八歲

Illy : 今年七歲,第一次去土耳其五歲,第二次六歲

媽媽:小朋友,我們今年又要去土耳其,你們兩個都去過兩次了,這次還要跟我去嗎?

Attar & Illy ( 異口同聲): 當然要啦!

媽媽: 是喔,土耳其有什麼好玩的?

Illy : 蘋果茶!

Attar : 我還是最喜歡玫瑰,在一大片玫瑰花裡面跑來跑去,撒花瓣,太好玩了 !

媽媽 : 可是阿姨們買玫瑰精油會買很久喔。

Attar : 對啊,要等好久,好無聊。

媽媽: 那沒辦法呀,大家都要買啊。

Illy : 我最喜歡玫瑰純露,我喜歡噴自己,加在水裡喝也好香。我覺得要用玫瑰純露才像公主。

(閱讀全文…)

愈油愈美味,而且還愈健康的,可能只有橄欖油了。   2014年夏天,肯園到希臘拍攝「希臘神話的香氣」 […]

奧運神木,只能是橄欖樹。

第一次到克里特島,往東走的三小時路程但見橄欖樹,連綿不絕到了催眠的程度。第二次再到克里特島,希臘朋友建議去東部看橄欖樹,我就有點怕了。朋友說,不是一般的橄欖樹,是老樹。橄欖老樹我見過,每年在普羅旺斯的尼翁,都要讓芳香之旅的團員猜一棵橄欖樹的年紀。那棵樹沒比我高多少,品種又是秀氣的東施(Tanche ),最後宣布它已經三百歲,沒有一個團員不驚訝。

那克里特的橄欖樹又能有多老?我們費了一番力氣才找到,因為它長在Azorias的考古遺址附近,方圓百里完全不見人跡。老樹的身影一映入眼簾,找樹的人全部呆住。這哪裡是一棵樹?這是祖輩、孫輩、伯叔堂表,一家子橄欖樹。我繞著直徑5公尺、樹圍14.2公尺的大樹慢慢走,好像在看千年女優的橄欖樹版。三千五百歲是個什麼概念?只能膜拜!

(閱讀全文…)

(雅娜·卡爾芒) 長壽的秘訣,就是橄欖油。 起碼近代最長壽的卡爾芒太太如是說。   她在1875年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