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香氣之旅

10月精采課程都在這裡唷

今年的土耳其之旅有三分之二的行程都翻新了,其中一個重頭戲就是拜訪橄欖農園。我們以前都是在遊覽車上遠眺大片橄欖樹 […]

愈油愈美味,而且還愈健康的,可能只有橄欖油了。   2014年夏天,肯園到希臘拍攝「希臘神話的香氣」 […]

奧運神木,只能是橄欖樹。

第一次到克里特島,往東走的三小時路程但見橄欖樹,連綿不絕到了催眠的程度。第二次再到克里特島,希臘朋友建議去東部看橄欖樹,我就有點怕了。朋友說,不是一般的橄欖樹,是老樹。橄欖老樹我見過,每年在普羅旺斯的尼翁,都要讓芳香之旅的團員猜一棵橄欖樹的年紀。那棵樹沒比我高多少,品種又是秀氣的東施(Tanche ),最後宣布它已經三百歲,沒有一個團員不驚訝。

那克里特的橄欖樹又能有多老?我們費了一番力氣才找到,因為它長在Azorias的考古遺址附近,方圓百里完全不見人跡。老樹的身影一映入眼簾,找樹的人全部呆住。這哪裡是一棵樹?這是祖輩、孫輩、伯叔堂表,一家子橄欖樹。我繞著直徑5公尺、樹圍14.2公尺的大樹慢慢走,好像在看千年女優的橄欖樹版。三千五百歲是個什麼概念?只能膜拜!

(閱讀全文…)

(雅娜·卡爾芒) 長壽的秘訣,就是橄欖油。 起碼近代最長壽的卡爾芒太太如是說。   她在1875年2 […]

戴上橄欖花環的橄欖油,就是世界第一等?

我們在普羅旺斯另一個必訪之處是尼翁NYONS。尼翁有一個很精緻的芳香植物園,整個普羅旺斯,除了薩拉貢以外,就屬這個植物園最有看頭。但對一般大眾來說,尼翁出名的是橄欖油,有人甚至認為尼翁的橄欖油是法國第一。以量來說,法國在橄欖油國家裡根本不算一個咖;若以品質論英雄,法國有些地方的油,則絕對能登大雅之堂。

(閱讀全文…)

就在那一片橄欖林裡。

 

每年帶普羅旺斯芳香之旅,我們都會排一天聖雷米的行程。聖雷米城裡有躋身法國十大的巧克力店,能買到加了精油或藥草的手工巧克力。城郊則有精油名家Nelly Grojean的香氣博物館和藥草園,是芳療新手必訪的入門景點。在這兩站中間,我們還會參觀一座十九世紀的精神療養院。療養院和芳療並無直接關聯,專程造訪的目的是—梵谷。

(閱讀全文…)

世上只有橄欖好

而且我家的最好。

 

馬克的朋友在托斯卡尼繼承了一座莊園,小夫妻覺得那裏遺世獨立,不適合小孩成長,考慮把它賣掉。以前老聽說那個莊園如何如何之美,趁他們尚未脫手,趕緊跑去「考察」一下。朋友把我們當成假想的買主,裏裏外外帶著細看了一遍。莊園的坡地到處都是野生的義大利永久花,看得我眼珠子差點掉下來。這樣的地方怎麼能賣掉!

但朋友壓根不知道永久花為何物,「我只是捨不得那一片橄欖樹林」太太幽幽地說。經她這麼一提,我才注意到那裏更多的是橄欖樹。朋友完全不諳農藝,但手採橄欖只是累而並不難。以前老先生在的時候,每年冬天全家都會來採收橄欖,採不完的就讓它回歸大地。他們從未修過一根枝,施過一次肥,即便如此,莊園仍然欣欣向榮,甚至能提供他們自己和親友一整年的橄欖油。

(閱讀全文…)

蟲蟲危機

到底有多嚴重?

從托斯卡尼開車回普羅旺斯的路程很長,我們決定在義法邊界停留一晚,選擇Ventimiglia和義大利惜別。這裡屬於利古里亞大區,一彎新月似的位置,隔海正下方就是科西嘉島和薩丁尼亞島。由於緊貼著法國著名的蔚藍海岸,義大利這一側同樣擁擠的要命,只是比較看不到亞洲面孔。到的那天恰巧碰到Ventimiglia舉辦慶典,商家都穿上中世紀的服裝,巷道也妝點成中世紀模樣。

可是遠方來的現代旅人,在中世紀找不到有位子的餐廳,走了好久才發現一家昂貴的海鮮餐廳還有空桌。點菜的時候我照例請求不要用奶油烹調,老闆很不屑的回答:「我們從來不用奶油做菜!」他那被冒犯的表情,讓我想起亞拉岡樞機主教在1517年對橄欖國家報告,由於法蘭德和德國大量使用奶油和乳製品,使得痲瘋病在這些國家盛行,

熱騰騰的淡菜一端上桌,我七上八下的亞洲胃立刻吃下定心丸。就算在以淡菜聞名的比利時,我也沒遇過如此之美味。而且,我可以不顧民族情感的承認,台灣的海鮮熱炒都做不出這個味道。關鍵是?老闆很謙遜地笑了笑,「你要選對橄欖油。」喔,又是橄欖油。這些義大利人,這些地中海人,他們真的相信橄欖油是神。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