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精油

晚安,我是肯園香氣Radio DJ Ryan, 每段感情,每段回憶,都有屬於他自己的一首主題曲,一抹香氣。 生 […]

傳說 微風吹過西伯利亞之南,薩滿的鼓聲也乘著微風迴盪在西伯利亞寬闊的草原上,當你專注凝視草原時,也許可以有機會 […]

在踏上芳香療法的道路後,「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是最常出現在腦海裡的一句話。面對個案時我能夠客觀的找到問題所在,也 […]

3月份以來科技業頻頻出現災情,如Google、Facebook的當機,讓關注星座及星象的鄉民們直呼水逆實在太可 […]

暢銷書《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的作者近藤麻理惠,最近在 Netflix 上推出了全新的影集,歐美再度掀起一波 […]

當被早晨的陽光呼喚起床時,你最先「意識」到的會是什麼氣味呢? 是隔壁早餐店的蛋餅香氣?是車子上芳香劑的味道?還 […]

在芳療師的受訓期間,由於需要靈活運用下肢的力量來帶動身體的律動,這樣才能給受作者一種充滿大地能量的感覺,白話一 […]

《小王子》 小王子馴養狐狸之後,第二天又去看他…… 狐狸:「你每天最好在相同時間來。」 小王子:「為什麼?」 […]

在國學經典《中庸》一書中有云:「萬物並育而不相害,道並行而不相悖。」意指即便萬物在生長時各有其條件或規律,卻都 […]

身為蒐集統整芳療認證課程的個案報告,與陪伴同學們進行口試的助教,我極其有幸的能夠閱讀或聆聽到許許多多的生命故事 […]

溫度、節氣、天體運行, 關心的事,你的我的大的小的, 小聚場振動員與資深芳療師精心規劃,關於上述我們覺得生命中 […]

任職於廣告業的友人湯姆抱怨:這半年來的提案太不順了,不管是在發想創意、或面對業主時,總是遇上一連串的阻礙與困難 […]

(玫瑰花海)

閒聊對象:

Teresa:  肯園鐵粉  曾參加肯園的土希之旅以及普羅旺斯之旅

—–

June :  泰瑞莎,你對土耳其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Teresa:  是你講的玫瑰故事吧。我們去聖索菲亞大教堂時,你說攻破君士坦丁堡的哪個蘇丹,要讓這個基督教的殿堂改宗,就用玫瑰純露把整個教堂洗過一遍,我每次想到都還是會起雞皮疙瘩。

June :    的意思是…?

Teresa: 很震撼啊。然後你又說土耳其的血管裡流著玫瑰純露,我覺得這個講法也很神。

June :  我第一次去土耳其是2001年五月,在那以前我對玫瑰沒有什麼感情,尤其受不了情人節送玫瑰那種傻事。可是去土耳其的玫瑰田採過玫瑰以後,才明白為什麼大家說玫瑰是愛的氣味。 (閱讀全文…)

(在玫瑰中勞動的小男孩。)

採訪對象:

Attar 今年九歲,第一次去土耳其五歲,第二次八歲

Illy : 今年七歲,第一次去土耳其五歲,第二次六歲

媽媽:小朋友,我們今年又要去土耳其,你們兩個都去過兩次了,這次還要跟我去嗎?

Attar & Illy ( 異口同聲): 當然要啦!

媽媽: 是喔,土耳其有什麼好玩的?

Illy : 蘋果茶!

Attar : 我還是最喜歡玫瑰,在一大片玫瑰花裡面跑來跑去,撒花瓣,太好玩了 !

媽媽 : 可是阿姨們買玫瑰精油會買很久喔。

Attar : 對啊,要等好久,好無聊。

媽媽: 那沒辦法呀,大家都要買啊。

Illy : 我最喜歡玫瑰純露,我喜歡噴自己,加在水裡喝也好香。我覺得要用玫瑰純露才像公主。

(閱讀全文…)

世上只有橄欖好

而且我家的最好。

 

馬克的朋友在托斯卡尼繼承了一座莊園,小夫妻覺得那裏遺世獨立,不適合小孩成長,考慮把它賣掉。以前老聽說那個莊園如何如何之美,趁他們尚未脫手,趕緊跑去「考察」一下。朋友把我們當成假想的買主,裏裏外外帶著細看了一遍。莊園的坡地到處都是野生的義大利永久花,看得我眼珠子差點掉下來。這樣的地方怎麼能賣掉!

但朋友壓根不知道永久花為何物,「我只是捨不得那一片橄欖樹林」太太幽幽地說。經她這麼一提,我才注意到那裏更多的是橄欖樹。朋友完全不諳農藝,但手採橄欖只是累而並不難。以前老先生在的時候,每年冬天全家都會來採收橄欖,採不完的就讓它回歸大地。他們從未修過一根枝,施過一次肥,即便如此,莊園仍然欣欣向榮,甚至能提供他們自己和親友一整年的橄欖油。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