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溫佑君

益生菌的名聲已經逼近維生素,就是那種大家都知道好,但說不清楚怎麼個好法的虛名。 因為商業運作來勢洶洶,當然也激 […]

今年的土耳其之旅有三分之二的行程都翻新了,其中一個重頭戲就是拜訪橄欖農園。我們以前都是在遊覽車上遠眺大片橄欖樹 […]

【我為什麼要去土耳其旅行】-溫老師旅行講座紀錄

一提到土耳其,就會讓人想起這些形容──歐亞文明交接處、當代伊斯蘭社會的一扇窗、令人嘆為觀止的世界遺產……沒錯,這些厲害的我都知道,但是,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土耳其當然不只這麼簡單。聽聽溫佑君老師在講座裡怎麼說,你就知道, 為什麼一定要跟著肯園一起去土耳其。

  • 土耳其,治療身心分離的一帖良方

第一場講座一開始,溫老師就拋出一個問題讓大家猜謎:「台灣人的通病是什麼?」
「這答案跟關羽有關。七個字。」溫老師神祕的說。全場猜過一輪之後,終於有人講出正確答案──
(閱讀全文…)

《土耳其之旅  天菜導遊篇》

skype對象:

Omer:  肯園”御用”導遊,已經帶過四個肯園的土耳其團
(天菜導遊準備開唱。)

June :  歐瑪,今年你還會帶我們的團嗎?

Omer:    不曉得耶,要看到時候會不會撞團,再說,你們有我爸爸啦。

June :    但是你來我們還是會很開心的。就像去年那樣,你和胡賽因一起帶我們的團,陣容也太豪華了!

Omer:   其實我有點忌妒我爸爸,你們講一樣的話。

June :  哈哈哈,你是說拉丁學名喔。去年真是讓我們賺到了,胡賽因有森林工程學的背景啊。不過,你還記得艾瑪吧?她的名言是,渡輪一離開土耳其,就開始想念歐瑪。
(閱讀全文…)

(玫瑰花海)

閒聊對象:

Teresa:  肯園鐵粉  曾參加肯園的土希之旅以及普羅旺斯之旅

—–

June :  泰瑞莎,你對土耳其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Teresa:  是你講的玫瑰故事吧。我們去聖索菲亞大教堂時,你說攻破君士坦丁堡的哪個蘇丹,要讓這個基督教的殿堂改宗,就用玫瑰純露把整個教堂洗過一遍,我每次想到都還是會起雞皮疙瘩。

June :    的意思是…?

Teresa: 很震撼啊。然後你又說土耳其的血管裡流著玫瑰純露,我覺得這個講法也很神。

June :  我第一次去土耳其是2001年五月,在那以前我對玫瑰沒有什麼感情,尤其受不了情人節送玫瑰那種傻事。可是去土耳其的玫瑰田採過玫瑰以後,才明白為什麼大家說玫瑰是愛的氣味。 (閱讀全文…)

(在玫瑰中勞動的小男孩。)

採訪對象:

Attar 今年九歲,第一次去土耳其五歲,第二次八歲

Illy : 今年七歲,第一次去土耳其五歲,第二次六歲

媽媽:小朋友,我們今年又要去土耳其,你們兩個都去過兩次了,這次還要跟我去嗎?

Attar & Illy ( 異口同聲): 當然要啦!

媽媽: 是喔,土耳其有什麼好玩的?

Illy : 蘋果茶!

Attar : 我還是最喜歡玫瑰,在一大片玫瑰花裡面跑來跑去,撒花瓣,太好玩了 !

媽媽 : 可是阿姨們買玫瑰精油會買很久喔。

Attar : 對啊,要等好久,好無聊。

媽媽: 那沒辦法呀,大家都要買啊。

Illy : 我最喜歡玫瑰純露,我喜歡噴自己,加在水裡喝也好香。我覺得要用玫瑰純露才像公主。

(閱讀全文…)

愈油愈美味,而且還愈健康的,可能只有橄欖油了。   2014年夏天,肯園到希臘拍攝「希臘神話的香氣」 […]

奧運神木,只能是橄欖樹。

第一次到克里特島,往東走的三小時路程但見橄欖樹,連綿不絕到了催眠的程度。第二次再到克里特島,希臘朋友建議去東部看橄欖樹,我就有點怕了。朋友說,不是一般的橄欖樹,是老樹。橄欖老樹我見過,每年在普羅旺斯的尼翁,都要讓芳香之旅的團員猜一棵橄欖樹的年紀。那棵樹沒比我高多少,品種又是秀氣的東施(Tanche ),最後宣布它已經三百歲,沒有一個團員不驚訝。

那克里特的橄欖樹又能有多老?我們費了一番力氣才找到,因為它長在Azorias的考古遺址附近,方圓百里完全不見人跡。老樹的身影一映入眼簾,找樹的人全部呆住。這哪裡是一棵樹?這是祖輩、孫輩、伯叔堂表,一家子橄欖樹。我繞著直徑5公尺、樹圍14.2公尺的大樹慢慢走,好像在看千年女優的橄欖樹版。三千五百歲是個什麼概念?只能膜拜!

(閱讀全文…)

(雅娜·卡爾芒) 長壽的秘訣,就是橄欖油。 起碼近代最長壽的卡爾芒太太如是說。   她在1875年2 […]

就在那一片橄欖林裡。

 

每年帶普羅旺斯芳香之旅,我們都會排一天聖雷米的行程。聖雷米城裡有躋身法國十大的巧克力店,能買到加了精油或藥草的手工巧克力。城郊則有精油名家Nelly Grojean的香氣博物館和藥草園,是芳療新手必訪的入門景點。在這兩站中間,我們還會參觀一座十九世紀的精神療養院。療養院和芳療並無直接關聯,專程造訪的目的是—梵谷。

(閱讀全文…)

世上只有橄欖好

而且我家的最好。

 

馬克的朋友在托斯卡尼繼承了一座莊園,小夫妻覺得那裏遺世獨立,不適合小孩成長,考慮把它賣掉。以前老聽說那個莊園如何如何之美,趁他們尚未脫手,趕緊跑去「考察」一下。朋友把我們當成假想的買主,裏裏外外帶著細看了一遍。莊園的坡地到處都是野生的義大利永久花,看得我眼珠子差點掉下來。這樣的地方怎麼能賣掉!

但朋友壓根不知道永久花為何物,「我只是捨不得那一片橄欖樹林」太太幽幽地說。經她這麼一提,我才注意到那裏更多的是橄欖樹。朋友完全不諳農藝,但手採橄欖只是累而並不難。以前老先生在的時候,每年冬天全家都會來採收橄欖,採不完的就讓它回歸大地。他們從未修過一根枝,施過一次肥,即便如此,莊園仍然欣欣向榮,甚至能提供他們自己和親友一整年的橄欖油。

(閱讀全文…)

蟲蟲危機

到底有多嚴重?

從托斯卡尼開車回普羅旺斯的路程很長,我們決定在義法邊界停留一晚,選擇Ventimiglia和義大利惜別。這裡屬於利古里亞大區,一彎新月似的位置,隔海正下方就是科西嘉島和薩丁尼亞島。由於緊貼著法國著名的蔚藍海岸,義大利這一側同樣擁擠的要命,只是比較看不到亞洲面孔。到的那天恰巧碰到Ventimiglia舉辦慶典,商家都穿上中世紀的服裝,巷道也妝點成中世紀模樣。

可是遠方來的現代旅人,在中世紀找不到有位子的餐廳,走了好久才發現一家昂貴的海鮮餐廳還有空桌。點菜的時候我照例請求不要用奶油烹調,老闆很不屑的回答:「我們從來不用奶油做菜!」他那被冒犯的表情,讓我想起亞拉岡樞機主教在1517年對橄欖國家報告,由於法蘭德和德國大量使用奶油和乳製品,使得痲瘋病在這些國家盛行,

熱騰騰的淡菜一端上桌,我七上八下的亞洲胃立刻吃下定心丸。就算在以淡菜聞名的比利時,我也沒遇過如此之美味。而且,我可以不顧民族情感的承認,台灣的海鮮熱炒都做不出這個味道。關鍵是?老闆很謙遜地笑了笑,「你要選對橄欖油。」喔,又是橄欖油。這些義大利人,這些地中海人,他們真的相信橄欖油是神。

(閱讀全文…)

(圖:盧卡著名的羅馬競技場改建市場) 蝴蝶夫人口味 的橄欖油是什麼滋味? 我們在托斯卡尼遊歷的據點之一是盧卡 […]

蒙塔利最美的風景

是橄欖樹。

蒙塔利(Montali)是一家很有故事的餐廳,位於義大利唯一不跟大海也不跟他國接壤的中心大區 “溫布利亞”。溫布利亞和隔壁的托斯卡尼,是義大利高檔橄欖油的家鄉。這家餐廳還有附帶住房,因為所處的山頭實在偏僻,光去吃飯在時間上不太划算,所以許多客人乾脆住下來,好好品味三日。三日其實是訂房條件,不過會去那裏的客人本來就打算吃個痛快,就當是gourmet retreat.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