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土耳其

土耳其玫瑰與海灣之旅  2018/5/25~6/3(10天9夜) 在土耳其的玫瑰田裡親手採過玫瑰,才終於明白為 […]

今年的土耳其之旅有三分之二的行程都翻新了,其中一個重頭戲就是拜訪橄欖農園。我們以前都是在遊覽車上遠眺大片橄欖樹 […]

【我為什麼要去土耳其旅行】-溫老師旅行講座紀錄

一提到土耳其,就會讓人想起這些形容──歐亞文明交接處、當代伊斯蘭社會的一扇窗、令人嘆為觀止的世界遺產……沒錯,這些厲害的我都知道,但是,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土耳其當然不只這麼簡單。聽聽溫佑君老師在講座裡怎麼說,你就知道, 為什麼一定要跟著肯園一起去土耳其。

  • 土耳其,治療身心分離的一帖良方

第一場講座一開始,溫老師就拋出一個問題讓大家猜謎:「台灣人的通病是什麼?」
「這答案跟關羽有關。七個字。」溫老師神祕的說。全場猜過一輪之後,終於有人講出正確答案──
(閱讀全文…)

《土耳其之旅  天菜導遊篇》

skype對象:

Omer:  肯園”御用”導遊,已經帶過四個肯園的土耳其團
(天菜導遊準備開唱。)

June :  歐瑪,今年你還會帶我們的團嗎?

Omer:    不曉得耶,要看到時候會不會撞團,再說,你們有我爸爸啦。

June :    但是你來我們還是會很開心的。就像去年那樣,你和胡賽因一起帶我們的團,陣容也太豪華了!

Omer:   其實我有點忌妒我爸爸,你們講一樣的話。

June :  哈哈哈,你是說拉丁學名喔。去年真是讓我們賺到了,胡賽因有森林工程學的背景啊。不過,你還記得艾瑪吧?她的名言是,渡輪一離開土耳其,就開始想念歐瑪。
(閱讀全文…)

(玫瑰花海)

閒聊對象:

Teresa:  肯園鐵粉  曾參加肯園的土希之旅以及普羅旺斯之旅

—–

June :  泰瑞莎,你對土耳其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Teresa:  是你講的玫瑰故事吧。我們去聖索菲亞大教堂時,你說攻破君士坦丁堡的哪個蘇丹,要讓這個基督教的殿堂改宗,就用玫瑰純露把整個教堂洗過一遍,我每次想到都還是會起雞皮疙瘩。

June :    的意思是…?

Teresa: 很震撼啊。然後你又說土耳其的血管裡流著玫瑰純露,我覺得這個講法也很神。

June :  我第一次去土耳其是2001年五月,在那以前我對玫瑰沒有什麼感情,尤其受不了情人節送玫瑰那種傻事。可是去土耳其的玫瑰田採過玫瑰以後,才明白為什麼大家說玫瑰是愛的氣味。 (閱讀全文…)

(在玫瑰中勞動的小男孩。)

採訪對象:

Attar 今年九歲,第一次去土耳其五歲,第二次八歲

Illy : 今年七歲,第一次去土耳其五歲,第二次六歲

媽媽:小朋友,我們今年又要去土耳其,你們兩個都去過兩次了,這次還要跟我去嗎?

Attar & Illy ( 異口同聲): 當然要啦!

媽媽: 是喔,土耳其有什麼好玩的?

Illy : 蘋果茶!

Attar : 我還是最喜歡玫瑰,在一大片玫瑰花裡面跑來跑去,撒花瓣,太好玩了 !

媽媽 : 可是阿姨們買玫瑰精油會買很久喔。

Attar : 對啊,要等好久,好無聊。

媽媽: 那沒辦法呀,大家都要買啊。

Illy : 我最喜歡玫瑰純露,我喜歡噴自己,加在水裡喝也好香。我覺得要用玫瑰純露才像公主。

(閱讀全文…)

奧運神木,只能是橄欖樹。

第一次到克里特島,往東走的三小時路程但見橄欖樹,連綿不絕到了催眠的程度。第二次再到克里特島,希臘朋友建議去東部看橄欖樹,我就有點怕了。朋友說,不是一般的橄欖樹,是老樹。橄欖老樹我見過,每年在普羅旺斯的尼翁,都要讓芳香之旅的團員猜一棵橄欖樹的年紀。那棵樹沒比我高多少,品種又是秀氣的東施(Tanche ),最後宣布它已經三百歲,沒有一個團員不驚訝。

那克里特的橄欖樹又能有多老?我們費了一番力氣才找到,因為它長在Azorias的考古遺址附近,方圓百里完全不見人跡。老樹的身影一映入眼簾,找樹的人全部呆住。這哪裡是一棵樹?這是祖輩、孫輩、伯叔堂表,一家子橄欖樹。我繞著直徑5公尺、樹圍14.2公尺的大樹慢慢走,好像在看千年女優的橄欖樹版。三千五百歲是個什麼概念?只能膜拜!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