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的男性外表中性,講話飛快,有條有理地敘述身體狀態後。客人節奏一緩,有些猶豫的提到這幾年都在國外工作,似乎變得敏感了,對於他人隨便一個眼色、表情、隻字片語都很敏感,讓他要花許多時間消化。

講到這裡客人有點不安的看著我說:「這聽起來有點奇怪,不知道你懂不懂我的意思?」

客人補充說明他以前年輕時,一天就可以把這些訊息消化掉並且不受影響,但現在即使已經過了好幾天還是非常在意他人的一言一行,全部都是負面的感覺。

我們進入療程後,感受到他的情緒殘渣卡在身體,全身堵且糾結,只能緩慢的一層層去鬆動、去釋放一些原本壓抑的。

療程快結束時,客人有點躁動,我停下問有哪裡不舒服嗎?客人想了想一時答不上,疑惑地說好像是肋骨周圍,於是請他先側躺休息一下,簡單梳理疼痛部位周圍的緊繃後,請他起身坐一下並遞水給他。

客人這時回想到上一次做療程剛剛提到的部位就有一點疼了,沒想到這次突然會有這麼劇烈疼痛,療程結束後,我跟他分享在劇痛之後進行心手的按摩時,感受到他的身體流暢表露他的纖細與敏感。

就像是「對自己溫柔的感覺」,客人這時驚呼說,對,他就是忘記這個感覺了。

而之後建議使用某一個複方精油,客人嗅吸後直言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注意他的神態,我提到裡面其中一個成分是格陵蘭喇叭茶精油,這支精油除了能夠養肝利腎,而肝腎身心狀態常源於恐懼。

客人這時吃驚的小小聲說:對。

有些事情一旦被視之正常,便難以發覺其中隱約覺得不對勁的狀態,這時我們就可以借助精油們的香氣指引,去發現、省視,開始尋找答案,而答案通常在自己身上。

文字編輯:Dori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