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ing_page_image-42

每年的春夏交替之際,就是個身心狀態起伏不定的時節,雖然說過敏常是因為自己對於外在環境耐受程度不佳而起,但也總有個對自己算總帳的意味。

記得剛開始工作滿一年的第一個春夏,除了習以為常到視之為無物的鼻塞,還多了一個麻煩,就是脂漏性皮膚炎。起初以為是清潔過度,兩頰有點發紅冒痘,但漸漸發覺臉頰的油脂摸起來不太對勁,它變黏了,即使洗完臉摸起來也是黏的,然後發紅的地方微微浮起,變得不太平坦,感覺總是像有羽毛一樣搔癢,接著就不知道去了皮膚科多少次,大部分的保養品用起來也都非常的不舒服,讓皮膚有窒息的感覺。這個狀況每年的三或四月開始,斷斷續續復發幾乎到快要入秋為止。

後來在一場芳香療法的純露課上,老師提到天竺葵可以處理肌膚面皰發炎和油脂問題,純露的氣味香但是清爽,那次在感覺到發炎的徵兆時,試著用了天竺葵,洗完臉之後噴灑在臉上,一天當中若覺得乾癢隨時再灑,一個星期之後症狀消退了,有趣的是,那年脂漏性皮膚炎後來沒有復發。

說起來,大概也是過往的生活作息難以規律,總是覺得自己像是被塞進框框裡面受到壓縮。

未命名-1

另一個換季的過敏經驗則是濕疹。從以前就老是聽到濕疹這個名詞,大部分的時候,我除了被蟲咬或碰到灰塵之類的髒汙皮膚會發紅發癢,並不知道濕疹是什麼樣子或感覺。直到又是春夏交替的2017年四月,一天晚上洗完舒服的熱水澡後,摸到右腳踝上有小小的顆粒,但不是蚊子叮咬的腫包,就在疑惑且繼續摸著皮膚的時候,發覺範圍好像變大了,腳踝的內外和腳背都起了紅疹,心一急拿起含有茶樹、甜馬鬱蘭、胡椒薄荷、橙花、側柏醇百里香、龍腦百里香等單萜醇類用油,加上含有維吉尼亞雪松、蛇麻草、刺檜木、卡塔菲、聖約翰草等強效消炎的倍半萜烯用油,也沒稀釋直接抹下去,像是水澆在火上,馬上被止住了並且緩緩消退,幾分鐘後只剩下淺淺的紅點,但心裡覺得如果下次又來大概沒這麼容易就可以擋住。

隔年的四月差不多的日期,紅疹滿準時的來報到。正好兩天前因為運動後覺得身體痠痛,所以自己做了一次油浴,裡面還放了各式各樣的重點排毒用油,只能說出來混的遲早要還啊,正巧給自己大掃除了一次。紅疹一開始只在腳背和腳踝,後來就順勢往上到腿的內側和後側,隔一兩天上到胸腹,很明顯會在晚上發熱和發癢,而且連過去身體容易長時間被勒住的地方例如襪子頭或褲腰,紅疹都為這些地方畫出輪廓。

整個過程大概接近兩個星期才告一段落,不過第一個星期就開始消退了,期間就盡量用純露安撫發紅的皮膚,但會發癢就是會,還是快點讓自己去睡覺好了。那段時間反而覺得臉上的皮膚摸起來很乾淨清爽,事情過後身體和心理都覺得鬆了口氣,又隱約覺得緊張,因為不知道明年會不會又來一次。想想,當這麼多的生活裡的事件和經驗轉化成別種物質沉澱在體內,透過這樣淘洗的過程,也是在提升自己的耐受力,並且清醒感覺自己和身體其實也是長期合作的夥伴關係。

報名揮別過敏講座:【小聚場巡迴課】台中場-救救過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