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1-01

請你憑空想像一個情境,想像一趟航程,搭著船終於抵達目的地,你因為即將面對全新的環境感覺興奮與期待,手心微微發汗,腳底和腹部也隱約發麻或發癢。

你走下階梯,腳步紮實平穩地踩踏在陸地,從未見過的地景,你還在感受異地空氣的流動與陽光的觸感,關於你來自何處這件事情閃現過你的腦海,感覺到掛念,也許吧。
空氣中浮動著陌生土地的氣味,你重新想起這趟旅行有件事情不太一樣了:這是一張單程票,你從此將會在這裡開始一段不同的生活,不會再回去了。

九月底在小聚場舉辦的「海上絲路計畫」邀請了創辦「大大樹音樂圖像」與「流浪之歌音樂節」,同時也在政大傳播學院任教的鍾適芳老師,講題是「漂洋過海遇見音樂:牙買加華人移民故事」。

鍾適芳老師以自身的成長經驗和家族背景,分享了她是如何開始認識到「移民」和「離散」這樣的狀態發生在家族中,接著切入今天的主題。
「離散」在歷史上指的是人民或是一支族群因為戰亂、政治、經濟等等的因素,而被迫大規模遷徙移居的狀態,而遷徙之後又未必能夠定居一處,也可能繼續流離。

十九世紀下半,牙買加來了一批又一批的華人,他們多是來自中國廣東的客家人,身分是契約勞工,其實就像是我們現在經常談論的移工們。有的人賺了錢就回鄉,有的人不斷來來去去,有的人就此在異鄉落地生根。

現在的我們能透過飛行更輕易地到達目的地,除了難以想像當時的移民們遠渡重洋的辛苦,更難想像在當時的時空條件下,如何面對要去到一個從來都沒聽過的地方工作和長居,是否還會回來故鄉,以及即將投注下去的生命。

如今經過百多年的歲月,華人移民也越加與牙買加的黑人文化揉雜。這場演講的故事主角牙買加客家華人Vincent “Randy” Chin是牙買加雷鬼樂的重要推手,在流行音樂的歷史上佔有一席之地,他的雷鬼音樂事業起自他的唱片行,現今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雷鬼唱片公司VP Records。

想像一下,有點熟悉的華人面孔,當然已經是混血,說著一口黑人腔調的英語,隨著雷鬼音樂左搖右晃。從家族的姓氏當中,牙買加華人能夠追溯和分辨自身的血緣,但同時也是不折不扣牙買加黑人的靈魂。


未命名-1(左:小聚場調香師Melvin 右:主講人鍾適芳老師)

對於這次的講題,小聚場帶來什麼樣的香氣呢?是以多香果、美洲野薄荷、茉莉和檸檬調成的微酸、懷舊,而後強悍的香氣。

前調的檸檬是明亮的雀躍和期待,中調的花香茉莉暗示的是鄉愁。前調和中調消散後,後調的美洲野薄荷和多香果會如現實般更加清楚地浮現。後調的這兩個味道都不甜美,也不飄逸,而是厚實穩健的。美洲野薄荷像是面對陌生環境時持續的韌性,多香果則是冒險犯難的信念和精神。從中國茉莉,到別稱為牙買加胡椒的多香果,也代表著移民在身分認同上的流變。

還記得剛才所說的「離散」嗎?雖然現在的我們不是飄洋過海移居他鄉,仍然也還是為了生活遷移、流離和飄移,移動比起從前更加頻繁且快速。然而離散不會只影響地理空間的經驗,它當然也會出現在心裡:我為什麼在這裡呢?我是什麼人呢?

這幾種植物香氣中,茉莉的通透給予動能,引人重新找到自我定位;酸香的檸檬安撫緊張,讓人帶著愉快振奮的心情期待未來;美洲野薄荷的清涼和堅韌給予堅持不懈的毅力;多香果則是敢於冒險的勇氣。

你可以閉上眼睛,嗅聞手上的香氣,想像一趟旅程,搭著船終於抵達目的地,你因為即將面對全新的環境感覺興奮與期待,手心微微發汗,腳底和腹部也隱約發麻或發癢。你走下階梯,腳步紮實平穩地踩踏在陸地,從未見過的地景,你還在感受異地空氣的流動與陽光的觸感,關於你來自何處這件事情閃現過你的腦海,感覺到掛念,也許吧。空氣中浮動著陌生土地的氣味,你重新想起這趟旅行有件事情不太一樣了:這是一張單程票,你從此將會在這裡開始一段不同的生活,不會再回去了。

緩緩回神,睜開眼睛,以手指在手臂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做為無形的印記,用香氣與這個印記引領著你在陌生的未來裡穿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