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紙01

45歲的自己
在一次參與“直觀性繪畫歷程”
從畫圖過程開始一段日子與熟齡的自己自問自答,慢慢更理解現階段自己真實的需求跟聲音~

我問:這次,妳如何看著眼裡照射出來的自己?
我答:外面的自己習慣害羞隱身在不易被人發現的角落,裡面的自己確又像隱藏不住如女王狂傲閃耀。

我問:看見外面跟裡面的妳似乎都傾向習慣單獨玩耍?會感受到沒有玩伴的孤獨嗎?
我答:不完全如此!!大多時候我很能享受單獨,與人保持適當的距離時自己便感到輕鬆自在,但偶而也一樣因與人們交流上出現距離或隔閡時,難免會感受到不被理解的孤獨感來襲。

我問:是否在意如此矛盾的自己?
我答:以前會,但現在我比較會欣然接受如此矛盾的自己,當遇到任何境況時就練習不再習慣性的急著批判跟貼上標籤。

我問:多說一點好嗎?
我答:與人保持友善距離不代表我討厭他人或群體,只是目前的我仍選擇不以言語交流為主要人際交流的工具,而是選擇更多的聆聽跟感受整體來理解彼此。所以,當再所難免的孤獨感依舊敲門光臨時,每一次我喜歡先為自己當下的需求調香,讓我的芳香植物朋友們用他們各自獨一無二的方式陪伴我與對話。

我問:那這次想如何重新復甦自己?
我答:最近,我發現我喜歡讓身體跟著自己的呼吸跟韻律,在自己能感到安心的空間裡隨興跳一場狂烈或寂靜的舞!將不時遺忘失落的身體跟創造力,一次再一次從節奏裡一點一點招喚拼湊回來。

~~

這次,陪伴我逐步重回清明的2款複方香氣好朋友

我會在白天或晚上距離睡前有一段時間,透過適當濃度劑量調油,先為身體好好按摩再好好地嗅聞與自己的身體與調油融合後的香氣。

CT02(包含:道格拉斯杉、科西嘉黑松、西伯利亞冷杉、歐洲赤松、黑雲杉、加拿大鐵杉、落葉松)

他們是我分別生長在不同地區海拔,身型高大挺拔有著哥兒們般相挺情誼的松科好朋友,每次親近並深深地嗅聞他們觸鬚(針葉)所散發的氣息,我因他們的存在樣貌重新看見眼前風景的轉變為自己的心智帶來如何更為寬闊的改變。

精衛精靈(包含:杜松漿果、大西洋雪松、薰衣葉鼠尾草、棉杉菊、桂花)

另一票來自不同地區與植物科屬的好朋友,分別帶著些許陰柔甜美的氣息,當我們聚在一起時,他們陪伴我敞開心房願意去流動與消融身體的或情緒裡黏滯不前的固著因為流動我也逐步重整自己再次流現出輕盈的狀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