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84236_10209469029037273_120999101_o

Misatadamatamata 覓啥達啦瑪達瑪達(阿美語意指:眼睛一直一直看),已於7/22在肯園“ 香覺戲體 ”展覽開幕茶會,由二位創作者以身體行為演出跟儀式揭開序幕。

分享當天關於這段行為演出&儀式的錄像(影像攝影‭ ‬‭/‬‭ ‬剪接:郭盈秀Going‭ ‬)‭ ‬與‭ ‬部份平面照片,以及Moli跟Wawa所共同撰寫關於這段行為演出意涵相關文字給大家~~

 

影片中Moli完整阿美語禱詞~~
Ya mama ina. anini tanian kami itini I 台北. Painiay kami tona ni kamayan ako I hatiniay a lafani a pina畫畫 no mako
Nanay matiniay sapaini no mako to matiniay I 台北 i.
ko ira to ko sapaini to minenengay to a lomanay to 畫展 no mako.
Ano macowacowa ko pineneng naira.
naira to ko nikaira a padofo’ I cairaan
Han no mako I cairaan.
Sa ini to ko sapaini no mako tamowaan ha mama ina
請母神、父神,我們今天來到台北,是把我前些日子畫好的作品展示到這裡。
希望我這些作品能帶給來參與的人們,得到他們應得的收穫。
所以請母神、父神接受我為祢們所準備的

Sa
Cima a saan kamo I takowaan
Ako ci moli kati ato fafahi no mako ci awa
Sa tanian kami itini i台北 iri
o painiay kami to matiniay sa
Kiso to ha mama ha ina ko painiay to sakatanetek no tering no niyam han ako
sa ini ko sapaini no mako I tamowanan
祢們認為我們是誰。我是Moli Kati 和Awa,他是我的太太,我們來到台北是為了展示這些畫作。請母神、父神給予我們堅毅的心智。請接受我為祢們所準備的

Sa cima aka san
Mafokil kami tamowaan ha mama ha ina I tiniay sa
Ini ko sapaini no mako I tamowanan ha mama ha ina
Sa hademelen no mita tina rikol nina romiad
a han ako
sa ini ko sapaini ako
Ya kamo to ko ayaw.
我們不知道這裡的母神、父神的姓氏,但我們還是有為祢們準備這些。
希望我們未來的日子一切平安順利!
我在這裡這麼說。
先請母神、父神來享用。

IMG_0068

IMG_9880 IMG_9883 IMG_9909

 

Moli 獻給左腳的詩篇:

i lemed ako i.
Motoc to ko kawili a waay san
Matiya san no pawli ka motoc a mengaw a matoas
Makat to kako I alanengan no pala’
Makat to kako I saewac no nanom
Macaka to kako to lotok no nafafoyan hananay I lemed
Tahpalal san to kako
Kapkap san to kawiliay a waay i.
Awai amatatoy kiso

在我的夢境裡
左腳長出來了
如同香蕉心般長出成長
我走在田野的田埂上
我走在河床溪水上
我爬上NAFAFOYAN的山路
在夢境裡
我醒來後
動起左手慢慢撫摸左大腿
我沒有觸碰到你

<備註>  NAFAFOYAN:地名文字用語,意指“以前山豬很多的地方”

 

***

這段行為是從2017/10/20的冉而山劇場研習營開始發展的。只是每次手中的石頭、泥土、檳榔一直在變化著,離不開「自然、土地、儀式」的。我一邊彎腰放下,Moli一邊跪爬拾起,無論是石頭、泥土或檳榔。

在東富國小的第一次,是Moli想這麼一一拾起石頭,我們邊吟唱邊行進,那一次他還沒有到我們說好的地方,就唱停了⋯他說累了、夠了⋯我還森77的。第二次,我們真的在篝火旁圍了一圈的石頭,像是到了家,但現實世界卻早已不是那麼樣的篝火圍坐了,我之後看到瓦斯爐都感覺怪怪的⋯

第三次是在河邊那次,Moli與顏料的共吟共舞,他沒有拾著泥土,而我一一種下的也和「你土」一起了。當時的我,種完了土,像是一個段落的完結了⋯繼續開展的是Moli在代表「日本的紅色、代表國民政府的藍色,以及表示未來的黑色」裡翻騰滾動著。

第四次,在宜蘭大學的放拾的是「檳榔」。一路放拾的我們,最後解下我們的alofo (情人袋)與項鍊,再一杯酒、燃煙。作為講座分享活動的開始。

「摩力·旮禾地」還有好幾個以前的名字,那是戶口登記的名字、那是身分登記的名字,從「曾順義」「曾光辛」「曾光新」到婚後才恢復族名「摩力·旮禾地」。之前問他為甚麼不早點恢復呢?他說:「我還在學習,學習承擔 摩力·旮禾地 這個名字,不是那麽容易。」

Moli國小畢業後出外工作、經歷工傷意外、截肢、復建幾場人生大幕,在漫漫人生中慢慢細磨的心思,不難想像,很多是從他十九歲之後再活的生命、生活而來的。Moli日後接觸到的太巴塱部落文史、巫師信仰等傳統文化,憑藉著對著古老部落的好奇與友人們的讀書會積極邀請,一切的作為才有了日後的發酵與盡情盡興⋯真的一人的獨活比不上眾友人共活的精彩。

對於Moli的繪畫生涯,他總是會小抱怨讓他沒法兒「躲起來畫」,實際上我們的生活現狀,的確是讓他分了許多的心,他仍然鍾情於畫,我仍然鍾情於舞。從2013年之後幾幅做儀式的巫師阿嬤們,與其說期待畫舞相聚,應該說「活出自己」(自祭)吧!明年、後年,之後的日子⋯(許願)

很重要的也介紹到「冉而山劇場」⋯Moli總是提起道叔找他上舞台剪頭髮、唱歌。他是不怎麼會唱的,但是道叔每次都找他,已經成了「鍋底」一樣的演出團隊,他只好一直練習、一直練習⋯。還有講到2014年去愛丁堡演出之前的排練,從天祥-西寶山路8公里的經驗,對照在2017年登敬冉而山,Moli也手腳併爬上了山,是怎麼了腦袋破洞?!這麼艱難的事情,和冉而山劇場大家、和道叔、和Fuday就一起做到了!(當然愛情的力量也是很大的!Moli也說。)

***

第五次的行為,在肯園 香覺戲體展開。耳邊傳來的一直是港口Ilisin 的祭儀歌舞聲,風會傳遞訊息的吧⋯而我們的儀式將在這裡發生。

這天來了好多人,像是接續去年的婚禮的感覺⋯以行為開場,請大家在紙片上寫下關於「關係」的文字,然後在吳佩宜Pei 的擊鼓聲中,緩緩開展了⋯

《儀式0》 一切就像Misa-Lisin那樣,當Pei 的不知幾次的擊鼓聲響,在休息室準備的我們拉開門的瞬間,她的身影經過,帶出我們的開場,今日的儀式。 我帶著破開的陶甕收集大家寫下的紙片,一張張心意,然後排列螺旋,燒燃成灰,像是我們進出世間的過程,需要過程,需要出入口,需要有人陪伴著,自己不是單獨存在的,而是所有的靈魂陪伴,就像今日那樣。

《儀式一》 放一顆在門口的檳榔,門口也回給我的應和,這是一個接待之處,令人忐忑的地方,但是進去了,心頭某個位置就鬆了⋯因為香氣、因為聲音、因為靈魂安適的所在,這裡很開心這麼樣的人群們,有歌有燃煙有虔心。在每片地上放顆檳榔,在人們手裡放顆檳榔,每塊地、每個人同時給,同時回,這是彼此心意的傳遞。

《儀式二》 面朝東方mifetik 點酒敬靈,在此地的靈、祖靈、眾靈,並且分享給每一位每一位每一位。 「作品」,也就是我和Moli的「生活」,都聯繫著著好多人的靈魂,在不在現場,現在過去未來曾經,我們說著、分享著都是感謝。很像是再一次婚禮現場的新郎、新娘,所有的存有都是因為共同支持、相信的大家,有力量相互扶持,繼續在這條路上走著的人們! 謝謝一切一切一切, 如實如是的一切。

***

展覽資訊

Misatadamatamata 覓啥達啦瑪達瑪達(眼睛一直一直看)
摩力 旮禾地 Moli Ka^ti & 阿舞Y 娃娃 Awa Wawa 兩人三腳 展畫為舞

展出日期:2018年7/22(日)~ 9/2(日)
展出地點:香覺戲體 台北市新生南路一段97巷25號(延階梯往下走為入口處)
營業時間:14:00pm~20:00pm 電話:(02) – 27721801
~由於展覽空間場域特殊,請由工作人員引導入內參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