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364 (1)

侯約柏香覺戲體攝影展 6/01(五)~7/15(日)

你 20 歲生日怎麼過的?

可能在唸大學,和死黨徹夜狂歡,把握年紀從一字頭跨到二的時刻 ; 可能你已經上班,半夜還忙著加班 ; 也許你決定把慶祝母難日的時光留給媽媽、家人、或留給情人 ; 也可能根本忘了慶祝,起床睜開眼就迎接 20 歲的第一天了。

肯園在 20 歲做了些事,也找了朋友來玩。我們在春天讓<海上絲路計劃>啟航,跟著洋流的力量航向東南亞的藝文生活 ; 在春天的尾巴加映《小玩意》,讓荷蘭導演王洪飛(David Verbeek)帶著你從一張張照片,交織成一幕幕聲光創作,看見他在台北街頭因為拍下小女孩的身影,意外拉出一連串童年投射的回憶:女孩和風箏的相遇、女人和愛人的別離,追憶在阿姆斯特丹、台北雙城內外展開。故事過後,我們沒讓嗅覺缺席,特調同名電影香氣,獨家以 19 種植物配方薈萃而成,同時,我們也為你的氣味留下第 20 座貴賓席,因為我們相信這 20 種芬芳,成就了你、成就了我們、成就了肯園 20 年華。

本月我們邀請荷蘭攝影師侯約柏(Job Honig)蒞臨香覺戲體策展,他是作家韓良憶的先生,兩人因網路結緣後戀情開花結果,生活在鹿特丹,往返於歐洲、亞洲等地的他,透過手中相機,和咫尺的、遙遠的世界搭上關係,我們問他拍照創作的理由?「我喜歡簡單的日常,但我們往往忽略平常」他說。

來到這片土地的侯約柏,要拿手中相機,帶我們看見觸動他眼底的尋常。

IMG_0353

你的 tumblr 有許多在台灣拍的照片,主題被稱作「異域」首先想問:為什麼呢?你在此也常覺得是個外人嗎?這個主題是否有你在台灣感受到的文化衝擊?

侯約柏(以下簡稱為侯):確實。這系列作品就是呈現我對台灣的疏離感,毫無疑問地總有很多理由讓我自認是個局外人(無論我行腳到哪,即使是在荷蘭,某種程度上我也覺得自己格格不入)我常感到形單影隻,因為我不會說國語,而許多台灣人又不好意思說英語,但當我以相機作為起手式朝向人們時,有時毋須隻字片語,彼此就能建立關係。

「異域」計劃不僅反映疏離,同時也拍出另一件事:我的美學涵養來自歐陸,想像一下在荷蘭和比利時看到的中世紀小鎮街景,在法國或義大利的山城風光,你就能輕易得知我到台灣時感受到的震撼有多大,建築美學在此有全然不同的價值判斷和實用性考量,好不好看也無關緊要。但不巧的是,這些對人們而言不夠吸睛,理由顯而易見,大家覺得沒甚麼意思;而這正是我想表達的重點。(指建物的美感可能並不重要)

IMG_0365

二、攝影師的角色介於看與被看之間,你喜歡這個位置嗎?又或者,你怎麼看待攝影師的定位呢?

侯:我認為攝影師不只是視覺的紀錄者,他(或她)也是感覺的紀錄者。我不傾向這麼說(指介於看與被看)如果只是這麼定位的話就太簡單了,照我的解釋(指感覺的紀錄者),拍照能幫助我建立和拍攝主題的關係,進而也能分析自我感受。

當然,我願意呈現人們未曾見過的事物,邀請他們透過我的視角瀏覽吉光片羽,人們可藉此明白光影對我的意義,以及這些場景對他們意味著甚麼,我不為攝影師的定位畫地自限,但願攝影師的角色如我們期待般進化,這有賴於一個持續開放與包容的心胸,是相當不容易的。

IMG_0356

三、願意和我們聊聊這些作品的拍攝花絮嗎?

1辛巴達selection-02

這張在澎湖的馬公港拍的,我注意到漁夫坐在一個巨熱(我幾乎坐不住)的地方,他好奇地看著我,我看他這樣也覺得很有意思,我猜大概那裡鮮少西方人吧,因此拍下此類我感興趣的日常,無論那時有沒有想對他說什麼。

2成年禮selection-31

這是我拍人們在生產蔗糖穀倉、眾多照片中的一張,他們叫它「小糖廠」,我們是受邀去拍的,那次讓我驚訝,這些人在炎熱爐火邊勤奮地工作、一邊閒話家常、一邊開玩笑(也點菸抽),對我來說畫面太像一幅畫、或電影場景了。雖然身在中國,可是戴草帽的先生在我眼裡卻像個墨西哥人一樣。

我們嚐了點蔗糖:滋味不錯。

當糖凝固後,會被斬刀切成小塊,我見狀相當好奇,想看看能不能從旁協助?然後我試著做,有六個人立馬拿出手機拍下,因此現在他們也有了我擁有的這段回憶,我喜歡當他們聽到有個老外想拿斬刀幫忙切糖時,放聲而笑的模樣。

6獨角獸selection-17

看到她時,我被她天真無邪的美震懾,要不是為了幫家人在市場做生意,她不會沒去上學。她害羞,這股羞澀讓她微笑時更為迷人。我將難以忘懷她曾給予我一個別出心裁的美好時刻。

11酒神selection-16

我很輕易就能感受到景色的靜謐之美,它像極了聖經上所描繪的場景,有如女版耶穌,對照他們臉上表情的落差也讓我覺得好玩。

12蘇摩selection-10

這張和其他張相較之下略顯莊重,我喜歡這片花海,也體會花農採收時必須非常精挑嚴選,他們來回地走,小心翼翼細選收成的花朵。

照片大多秀出人們的生活,我喜歡這些反璞歸真的事物,因為它們源自日常。

四、我們看見你如何由日常取材,即使有些從旅遊而來,你仍然保留人們日復一日的樣貌,就好比在中國松陽那張以「更勝於甜」為名的作品,留下一個男人在手工炒蔗糖、最後生產流程的身影,你是這麼說的:「平凡生活不會有比這更美好、或更有意思的了」我們還進一步想得知你是如何在日常培養你對攝影的想法?以及你是如何捕捉從眼前靈光乍現的時刻呢?

侯:第三題的某些陳述足以回答。我喜愛人們的簡單事物,我們經常忽略它們,但在醒著時,這些事確實佔據日常比重的 80%,若我們忽視,我們會失去八成的生活之美。

五、通常攝影師在創作前,會在腦海勾勒想說的事和拍照動機。你也會嗎?

侯:我知道人們通常會有想說的事,而我從未替動機寫過井然有序的說明,比較習慣解釋成我在尋求和美好事物不期而遇,再與它們和他們產生連結,但願你們也看到這一面。

IMG_0357

六、依你之見,一位攝影師的拍照風格和題材選擇,孰輕孰重?

侯:我想風格和主題取材都是拍攝者的作品呈現,對我來說,應該是從引起我興趣、對我有意義的主題下手,拍攝風格可幫助我的想法傳播,通常不是刻意選擇的,我順著感覺走,隨之找到最佳方法拍他們,傳達我內心想說的話 ,至於攝影風格就交給旁人去辨識吧。(也可能沒有風格)


七、台灣、香港、荷蘭,都是海水淘洗過的地方,當你在這些地方拍攝時,有從中獲得相同或相異的創意嗎?這三地有沒有什麼動人的主題是你曾拍過?或是未來想拍的?

侯:若從他們都和海洋有深刻連結的觀點來看,在我看來三地差異不會太大。我在這三地找同一件事:建立我們之間的關係。而這關係將會如何呢?我無法提前得知,我也不想先知道。

tumblr_o1b30jGLuw1sruwg6o1_1280

八、對台灣的攝影師你有留下過任何印象嗎?有沒有令你欣賞的?

侯:我看了台灣不少中壯輩攝影師的作品,以下是讓我覺得非常有吸引力的。像是張乾琦紀錄龍發堂精神病患的影像作品,看了實在令人難受,但同時又很壯美,在我看來他們和我沒有不同 ; 另一個是攝影師何經泰的創作,是關於人們在工殤意外事故中導致失能的創作,同樣讓我覺得出眾和敬重,兩系列的作品都使我由衷地欽佩他們 ; 還有一系列拍的是公娼,我誠心喜愛這些作品,因為攝影師選擇了尊敬他者的方式,以光影留下人的身影。此外,我也非常喜歡謝三泰和沈昭良兩位攝影家的作品。

若談新一代攝影師的話,老實說我接觸不多,在台灣,對年輕攝影師而言拍照似乎並非「大事」(指志業),但也可能很不湊巧的是因為我看的攝影展還不多、也許是廣告宣傳的問題、也許有但我錯過它們了。

tumblr_o5kiqdG3b01sruwg6o1_128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