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1498804109603-11b9867880d7

封面圖片: https://unsplash.com/photos/u5WwCKRHbwU

這次有機會到深圳教淋巴按摩,這個按摩手法我們取名為松風解帶。

這詩意的名字出自於唐朝詩人王維《酬張少府》裡「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其中一段。這是我第一個學習的按摩手法,回想有一次被學姊考核手法時,除了手法還要有一些創意,我還特地去找了一大片針葉在按摩前輕輕刷過學姊的整個被毛巾覆蓋的背作為療程開始前的儀式,模擬著松風吹撫過身體上的觸感。

但這些都是題外話了,真正要說到的是這次三整天,從早到晚的課程,不斷要說話提示動作,甚至不斷地在不同的療程床上示範,也要火眼金星盯著每個學員的動作,而且這是一個下盤要很夠力的療程,雙手才能被腰跨帶出像一波又一波、綿延不斷地像海浪般去刷洗著身體,雖然看起來非常優雅輕鬆,像打太極般做出「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這種意境的療程,其實這都要有像老松般的沈穩與內勁才能真的把身體污泥推出,而這沈穩與內勁就是因為有足夠的體能,是要練出來,是要養出來。

所以除了平時的日常鍛煉,非常時期還是有非常時期配方:我就帶著希臘修女手作的長生百里香浸泡油與集結松科植物之精華的開始三天的課程。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4/4c/Pine_cones%2C_male_and_female.jpg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4/4c/Pine_cones%2C_male_and_female.jpg

第一天,我只有口服長生百里香浸泡油早上與下午上課前各口服約5ml,下課後覺得聲音有一些沙啞與疲倦,不過也想著有可能也有著時間調配的壓力。

第二天,再加碼松科類的複方精油塗抹後腰, 而且早上分2次 ,下午也分2次 每次口服完也一併用松科類的複方精油約3滴塗抹後腰,這天課程的進度非常完美且中間適時的彈性調整一些按摩部位的教授順序,最後結束時我的聲音與精神都一如宏亮與輕鬆,學員也覺得第二天比第二天輕鬆很多,這三天一時衝忙,沒有喝就開始課程,約二小時後的聲音開始沙啞也感覺氣提不太起來,找個空擋趕緊喝油擦油,順便補充點溫水,聲音調整小一些少一些,不硬逼自己,但還是維持上課狀態,大約15分鐘後,我的聲音就恢復了,更讓我發現這個配方的神奇妙用,而且使用次數實在萬不可疏忽啊,所以下午上課前「不敢怠慢我的身體」擦油補油全套來,下午就一直維持著良好的狀態直到下課。

所以我也提醒著學員,身體工作者真的要有好體力,要讓自己維持好的體力的話,適當補充身體所需的植物油是有必要的,而且也可適時的在後腰塗抹松科精油提振腎上腺素給予自我支持的力量。

若是長期一直覺得很疲憊,怎麼睡都睡不飽,也可使用此配方,除了口服5ml長生百里香浸泡油,松科類精油用長生百里香浸泡油稀釋塗抹於脊椎兩側(可調5%)至少要持續三週。

課堂中有一位是瑞士芳療認證的學員提到自己曾在課堂中提問Lydia老師:「為什麼幫顧客做完療程後自己這麼累?該怎麼辦?」,Lydia老師回說:「因為沒有愛啊!」大家都笑了。

而我想這滿滿的愛要先從有體力開始啊,這其實對自己的善加照顧,以及對自己滿滿的愛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