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圖片:https://unsplash.com/photos/GFFGe2eGmiM

昨天早晨5:30到海邊,太陽公公已經出來了!
今天再起個早,五點到海邊,太陽公公被烏雲遮住了~看不到!
真的是計畫趕不上變化,很多事情不是你說了算!

很快的天空下起傾盆大雨,是上面說了才算數!

閱讀郭強生的文章,會給我一種悶悶的、酸酸的、好可憐的感覺。透過他的文章,也讓我理解在這個社會裡,真真確確的有另外一群人,過著跟我孑然不同的人生。

例如在

〈何妨認真來悲傷〉
「我現在懂得了,grief為了傷逝,何嘗不是對生命真相的另種直視?原來我最需要的是讓自己好好傷逝,如同給自己放一個長假,不必再時時刻刻撐起,那個苛求完美的自己。」
(譯:grief,一種在哀傷裡難以自拔的憂鬱)
「責任感最後總是苦了自己,怪不得從年輕就開始培養小確幸態度變得很重要。而我這一代人又有幾個真能學得來?」
「我聽到這裡鼻子一酸,知道他一點也不如自己所說的那麼自由。

〈說不出口的晚安〉
「只是為了不被打倒而活著,是活下去的好理由嗎?」
「我知道自己不能倒。然而,卻總有另一個聲音冒出在冷冷問我:當一個拋棄者,有這麼困難嗎?」

〈過眼雲煙〉
「重病的她想見卻不敢見,最後只好用傳真回覆,也只說自己在養病。」

〈總是相欠債〉
「他們只是你的父母,不是萬能」。

做子女的怎麼會不知道,跟父母爭吵冷戰鬧彆扭是因為有效?如果碰上的是完全不管死活的父母,只能摸摸鼻子自己想辦法。
對我來說,看到日出是小確幸,看不到日出是另一種小確幸,細細品味那「等待」的藝術,終有雲開見日的時候~只要你認了,就是你說了算!

IMG_20170707_053827等待

IMG_20170706_060131烏雲
還記得20多年前幫好友的公司負責財務還幫忙調頭寸,後來我應徵進了肯園說好不再幫朋友管帳了!有一天父親的一張支票100萬被銀行退票了,怕父親擔心~所以我又籌了100萬存進去想讓父親的支票兌現,沒想到被等在另外一家分行的人領走了!當下傻眼了!在慌亂中我壓根兒完全沒有想到支票兌現有先來後到的順序問題。就在那年那月那日的那一刻,我看見那隻看不見的手了!

我臣服,我認了!

以後當我看到波提且利的畫作「春」時,我更是心領神會,有些人冥冥中你就是會碰到,很多事冥冥中就是會發生,就讓這些人這些事在你的生命中隨順因緣吧!

波提且利春

山卓·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1445年3月1日-1510年5月17日),原名亞歷山卓·菲力佩皮(Alessandro Filipepi)是歐洲文藝復興早期的佛羅倫斯畫派藝術家。

重病的她想見卻不敢見,最後只好以幾張家裡美好和樂的照片用line回覆,也只說自己在養病。

這說的是我同學,我看line傳來的照片直覺就知道有問題,趕緊找個時間去看看她。看了又如何呢?還是得自己想通了!想明了!

我想說的是,你可以是賢妻、你可以是良母、你可以是好媳婦、你可以………………..你可以超完美,但請善待自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