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000774

(玫瑰花海)

閒聊對象:

Teresa:  肯園鐵粉  曾參加肯園的土希之旅以及普羅旺斯之旅

—–

June :  泰瑞莎,你對土耳其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Teresa:  是你講的玫瑰故事吧。我們去聖索菲亞大教堂時,你說攻破君士坦丁堡的哪個蘇丹,要讓這個基督教的殿堂改宗,就用玫瑰純露把整個教堂洗過一遍,我每次想到都還是會起雞皮疙瘩。

June :    的意思是…?

Teresa: 很震撼啊。然後你又說土耳其的血管裡流著玫瑰純露,我覺得這個講法也很神。

June :  我第一次去土耳其是2001年五月,在那以前我對玫瑰沒有什麼感情,尤其受不了情人節送玫瑰那種傻事。可是去土耳其的玫瑰田採過玫瑰以後,才明白為什麼大家說玫瑰是愛的氣味。

l1000795
(愛的核心)

Teresa:  那種感覺跟聞精油很不一樣。

June :    土地裡面長出來的,就好像上帝直接對你說話。

Teresa : 所以買玫瑰精油就像買贖罪券。我們都有罪,不是愛得不夠就是愛得太多。

June : 這樣講很混淆視聽耶,我們的罪是愛得不正確吧。

Teresa  :看來我還要多用點玫瑰才能參透。

June :你想啊,基督教和回教都那麼看重玫瑰,也許玫瑰的氣味裡面藏著化解偏執的答案。

Teresa  : 偏執的愛比較熱烈。

June : 也比較傷人。所以要怎樣愛的沒有排他性,可能是愛的主要課題。

Teresa  :眾生平等嗎?讓基督徒和回教徒一起去信佛教?

June :   當然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愛的操作型定義是寬容和溫柔。

Teresa  : 那我來問一個芳療的問題。哪個地區的玫瑰聞起來更溫柔、更寬容?

June : 我覺得不是程度的差別,是類型的差別。保加利亞的溫柔比較纖細優雅,土耳其的溫柔比較天真爛漫。

Teresa  : 你為什麼不辦一個保加利亞的玫瑰之旅,為什麼每年都去土耳其?

June : 我也喜歡保加利亞的自然景觀,Attar六個月大的時候我帶著他和爸爸一起去保加利亞。不過拿玫瑰來說,你在土耳其可以挖掘和體驗很多人文的東西,看到整個伊斯蘭文化和奧圖曼土耳其帝國跟玫瑰對話的歷史,而保加利亞主要就是看玫瑰的栽種與生產。

mehmed-ii
(聞著玫瑰的穆罕默德二世)

Teresa  : 所以,像我這種半桶水芳療咖,或者別的非芳療咖,還是去土耳其更合適些。

June :你已經去過一次啦。你自己的感受呢?

Teresa  : 土耳其的文化豐富性當然是沒話說。

June : 去年去土耳其碰到他們三十年來最嚴重的一次歉收,因為霜害打掉快四成的花苞。可是在蒸餾場的時候,廠長說這是三十年來品質最好的精油。愈嚴苛的生存條件真的會淬煉出愈美麗的香氣,是不是很感人?

2015e69a91e58187-168
(土耳其三十年來最好的玫瑰精油)

Teresa  : 結果大家就感動地把所有的錢都掏出來買油。

June     : 哈哈哈,你怎麼知道?

Teresa  : 我又不是沒去過。像我那一次只打算意思意思一下就好,誰知道最後竟然鬼迷心竅買了五十毫升。

June : 我也是啊。去年本來只買一百毫升,後來想想,30年來最好的油,一定要讓肯園人品味一下,所以又加買了一些回去送每個同事兩毫升。

Teresa  : 你們公司福利會不會太好啊?

June :    不會啊,這是他們應得的。

Teresa  :說實在的,玫瑰除了香氣迷人,還有什麼用處?

June : 你這樣問讓我很沮喪耶,好像我都沒教過。

Teresa  : 你要原諒我們這種芳療素人,我們要聽一百遍才會記得。

June : 好吧,講一個大家不知道的吧。玫瑰也可以防治老年癡呆,這是土耳其的研究團隊發現的。

Teresa  : 那我這種初老族真該多用。要怎麼用?

June : 你可以每天用三滴按摩頭皮。

Teresa  :這麼奢侈?那我不是每年都得去土耳其補貨?

June :    其實去年在土耳其還有一個很深的體會。因為我向來比較愛茉莉,就是玫瑰和茉莉相比的話。但也許因為年紀大了,去年工作上又遇到很多困難,所以在玫瑰田裡採玫瑰的時候,聞著聞著,突然莫名其妙掉下淚來。那時就覺得,玫瑰真的是左肩用的,茉莉呢,是右肩用的。

Teresa  : 蛤?這是什麼意思?

June :    右肩是衝鋒,左肩是承擔。

Teresa  :欸,這個有意思。

June : 去年被玫瑰大感動之後,給團員說了兩個私藏的處方:藍玫瑰精油和綠玫瑰精油。

Teresa  :哇哇哇,溫老師居然也會留一手。

June : 並沒有!教處方也是要天時地利人和,要到那個點上,講了才有味道。

Teresa  : 這個不重要,趕快把處方交出來。

June : 處方就已經交給土耳其團的團員啦。大家千里迢迢跟我走一趟,總要留點紀念。

Teresa  :我明白了,我一定會去把它挖出來。

June : 今年我打算講紫玫瑰精油和紅玫瑰精油的處方,不如你今年再跟我們去一次?

Teresa  :你這是Godfather’s  offer

June : 不會啊,你還是可以拒絕我的。你知道,普羅旺斯都有人跟我們去兩三次,土耳其難道不如普羅旺斯?

Teresa  :去當然是想去啊,我得思考一下,是不是要現在就把養老金揮霍掉。

June : 被玫瑰吻過一次就回春一次,何必養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