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2380

《土耳其之旅  天菜導遊篇》

skype對象:

Omer:  肯園”御用”導遊,已經帶過四個肯園的土耳其團
(天菜導遊準備開唱。)

June :  歐瑪,今年你還會帶我們的團嗎?

Omer:    不曉得耶,要看到時候會不會撞團,再說,你們有我爸爸啦。

June :    但是你來我們還是會很開心的。就像去年那樣,你和胡賽因一起帶我們的團,陣容也太豪華了!

Omer:   其實我有點忌妒我爸爸,你們講一樣的話。

June :  哈哈哈,你是說拉丁學名喔。去年真是讓我們賺到了,胡賽因有森林工程學的背景啊。不過,你還記得艾瑪吧?她的名言是,渡輪一離開土耳其,就開始想念歐瑪。
Omer:    你這樣講讓我很安慰。

June :    你是我見過最照顧團員的導遊,真的。

Omer :   我們很多客人像肯園這樣每年來,大家都變成朋友。可是這兩年因為敘利亞的問題,美國客人來得少了。只看CNN的人不會理解,土耳其還是很安全的國家。

June : 可是去年在伊斯坦堡,選舉前的集會從半夜三點就開始,實在令人「印象深刻」。所以我決定今年不去伊斯坦堡。

Omer  :我很抱歉,你們剛好碰上那個狂熱組織一年一次的大會,幸好他們也沒得到太多選票。只是整體來說,選舉結果讓人很失望

June : 執政黨大獲全勝,胡賽因的臉都黑了。他跟我講了好幾次,只要在電視上看到你們總統,一定馬上轉台。

Omer  : 我爸爸在英國念的書,受西方影響比較大。

June : 可是他跟我解釋伊斯蘭的各個宗派,講的也很有感情。

Omer  : 這是你們不理解的地方。回教和很多宗教一樣,也有很多派別和分歧。回教徒不是只有一種人,而且現代土耳其的立國精神就是政教分離,和其他回教國家不同。我說他受西方影響,指的是政治理念,不是宗教信仰。

June :   你帶的多半是西方國家的團,碰過氣氛緊張的情況嗎?

Omer  : 只有一次,而且是以色列團,但最後大家還是挺融洽的。美國人一般都很好相處。

June : 那亞洲人呢?

Omer  : 亞洲人我只帶過一個韓國團,他們主要是來考察生意,另外就都是你們的團了。你們的團員都很客氣很平和,也許她們有抱怨都直接找你,不跟我講?

June : 應該是說,她們對你沒什麼要抱怨的。我們每一團的團員都很喜歡你。

Omer  : 那我很榮幸。我跟你講過,我本來學電機的,在公司做到經理的位置,壓力大到一直發胖。所以我很感謝我爸成立這個旅行社,讓我脫離苦海。

June :但是土耳其的旅遊業應該很競爭吧?

 

(Omer與團員在圓形競技場前的合影。)

Omer  :競爭當然是有的。不過我們走專題和精品路線,不接一般旅行團,一方面做出市場區隔,一方面也能碰到素質高的客人。除了常常要離家,看不到我兒子,這個工作算是相當美好。

June : 那土耳其這麼多景點,你自己最喜歡哪些地方?

Omer  : 你們團去的地方我都喜歡。

June     :你這是客套話吧?

Omer  :不是的。你們的興趣跟別人不一樣,去的地方植物多,我從小被爸爸帶到他工作的林地玩,對這樣的地方感覺很親切。

June : 我們去年在雪松林裡,你看起來的確很感動的樣子。

Omer  : 還有玫瑰田啊。沒接你們的團以前,我對玫瑰精油完全沒概念,現在每次都會跟著買一點送我太太,所以她最喜歡我帶妳們團。

June :    跟你爸爸一起帶團是什麼感覺?

dsc03889
(Omer與父親胡賽因合影。)

Omer  :很幸福的感覺。我很仰慕我爸爸。我小時候他去英國牛津讀學位,他回土耳其以後,我連他上廁所都要等在外頭。

June :這種親子關係很令人羨慕。

Omer  : 我爸不在的時候都是我祖父陪我,每次去清真寺,我就在裏頭打滾、爬上爬下,他從來都不會制止我,他說小男孩就是這樣。

June : 原來清真寺裡面可以這麼溫馨。

Omer  : 也不是每個祖父都這麼包容。

June : 你們家有個留英的爸爸,從小家庭生活有什麼不同嗎?

Omer  :最大的不同是出去玩的方式。你每年來都會碰到伊斯坦堡的破城紀念日,不是看到很多綠地都擠著烤肉的家庭嗎?那是土耳其的傳統休閒活動。但我們家沒這個習慣。我爸總是要我媽媽準備三明治,帶著全家去爬山,幾乎沒烤過肉。

June :    烤肉是土耳其的國民菜耶,不烤肉你們還算土耳其人嗎?

Omer  : 我們吃別人烤的就好了。事實上我媽媽很會做菜,所以我們家每個人的嘴都被她養刁。帶團的時候,我們也很在意用餐的品質,總是盡力找到預算內的美食。吃飯太重要了。

June :    有這種觀念,不管是中國團、香港團、台灣團,你都不會失敗的。

Omer  : 希望如此。不過你們的口味也讓我們很好奇。像是去玫瑰農家的時候,你們居然對普通的農村菜尖叫,比去餐廳還要高興。

June : 開什麼玩笑,那也是我們的家常菜耶,番茄炒蛋!味道跟我們在家吃的一模一樣,怎麼可能不激動。

Omer  : 所以你們還是比較喜歡中國菜。中國菜要到大城市才有,你們都去田野鄉間,恐怕沒辦法幫妳們安排。

June : 喔不需要不需要,土耳其菜也是很可口的。

Omer  :你也不用跟我客套,應該讓我知道真實的需求。

June : 當然有一些人還是依戀家鄉口味,但出來旅行就是要體驗不同的世界,我會鼓勵我們團員的。再說,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吃得非常開心。

Omer  :那就好。我最怕背後的抱怨,只要當面跟我講,我都有機會調整。

June : 如果每個地方的導遊都像你就好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